عربي English עברית Deutsch Italiano 中文 Español Français Русский Indonesia Português Nederlands हिन्दी 日本の
认识安拉
  
  

Under category 使者的礼拜方式
Creation date 2009-08-15 23:53:28
Article translated to
العربية   
Hits 17819
给你的朋友发送此页
العربية   
给你的朋友发送此页 Print Download article Word format Share Compaign Bookmark and Share

   

作者:穆罕默德·本·萨利哈·奥西敏   

         译者:马滔

 

奉至仁至慈的真主尊名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众世界的主,祈真主慈悯并赐我们的先知穆罕默德及其家属、众门弟子、追随者们平安,直到复生日。

很多人对于拜功中补错叩头的律例不甚了解,有的人在应该补错叩头的地方没有叩头,而有的人在不应该补错叩头的地方又叩了头;有的人在应该开“色兰”出拜之后叩头的情况下,提前在出拜前叩头了,而有的人在应该开“色兰”出拜之前叩头的情况下,又延迟到了出拜之后才叩头……因此,了解补错叩头的律例至关重要——尤其对于起表率作用的带领人们礼拜的伊玛目而言。我愿意就这一课题向我们穆斯林兄弟们阐述其部分律例,祈真主益济他信道的仆人们。

 

补错叩头:

礼拜者因疏忽而在拜功中有所欠缺错误时,应叩两个头补错。具体分三种情况:增加、减少和怀疑。

 

增加:

当礼拜者在拜功中故意增加(重复)了站立、鞠躬、叩头或打坐时,拜功无效。而如果是因为忘记,直到增加的动作完成后才记起,只需补两个叩头,拜功成立。如果在重复这些动作的时候记起来了,应立即停止而恢复应继续的动作,之后补叩两个头,拜功成立。

例如:一个人晌礼拜礼了五拜,直到打末坐的时候才想起多礼了,他应该完成打坐,然后开“色兰”出拜,再叩两个头,然后开“色兰”结束;如果他直到开“色兰”出拜后才想起多礼了,那就补叩两个头再开“色兰”结束;如果他在鞠第五个躬的时候记起多礼了,那就应该立即坐下,打末坐,然后开“色兰”出拜,再补叩两个头,然后开“色兰”结束。

证据:据阿卜杜拉·本·麦斯欧德(愿主喜悦之)传述:先知(祈主福安之)有一次晌礼的时候礼了五拜,有人问道:“拜功增加了吗?”他说:“怎么了?”人们回答说:“你礼了五拜。”先知(祈主福安之)就叩了两个头,然后开“色兰”结束。(六大圣训集记载)

 

拜功完成之前开的“色兰”

在拜功完成之前,开的“色兰”属于拜功中的增加部分,如果礼拜者在拜功完成之前故意开了“色兰”,则拜功无效。

如果是忘记而开“色兰”出拜了,长时间之后才想起来,应重新礼拜;如果忘记开“色兰”出拜后短时间(如两三分钟)内记起,应完成拜功,然后开“色兰”,再补叩两个头,再开“色兰”结束。

证据:据艾卜·胡赖勒(愿主喜悦之)传述:先知(祈主福安之)一次带领大家礼晌礼或晡礼时,礼了两拜后就开“色兰”出拜,然后快速走出清真寺的大门。众门弟子们说道:“拜功简短了。”先知(祈主福安之)立靠在清真寺的木板上,面有怒色。一个人走上前去,问道:“真主的使者啊,是你忘记了还是拜功简短了?”先知(祈主福安之)回答说:“我没有忘记,拜功也没有简短。”这个人说:“不然,肯定是你忘记了。”先知(祈主福安之)于是问众门弟子们道:“他说的是真的吗?”大家说:“是的。”先知(祈主福安之)于是重回原地带领大家完成了剩余的两拜,然后开“色兰”出拜,再叩了两个头,然后开“色兰”结束。(《布哈里圣训实录》及《穆斯林圣训实录》)

如果伊玛目在完成拜功之前开了“色兰”,而跟拜者中有赶拜者(没有赶上同伊玛目一起入拜而错过一拜或几拜),在他们补礼错过的拜功时,伊玛目记起拜功有缺失而站起完成余下的拜功,在这种情况下补拜者可以自己补礼完错过的所有拜功,然后再补错叩头,也可以返回跟随伊玛目补礼缺失拜,当伊玛目叩完补错叩头出“色兰”(赶拜者不跟伊玛目补错叩头也不出“色兰”)后,自己再补礼赶拜错失的拜功,然后自己叩补错叩头。以第二种做法为佳。

 

减少:

1-    主命要素的减少

如果礼拜者减少了拜功主命要素中入拜的大赞词,无论是故意还是疏忽,拜功都不成立,因为没有入拜就没有拜功。

至于减少了拜功主命要素中的其它部分,如果礼拜者是故意的,则拜功不成立;如果是疏忽忘记所致,则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在履行到一个要素的时候,想起之前的一拜中欠缺了这个要素,那么他应该取消欠缺要素的那一拜,而以现在这一拜代替;第二种情况是在还没有履行到前一拜中欠缺要素的地方想起来了,那么他应该取消在欠缺的要素之后所做的所有内容,返回做所欠缺的要素,然后往后继续。无论哪种情况,最后在开“色兰”出拜后,都要叩两个补错叩头。

第一种情况例如:一个人忘记了第一拜中的第二个叩头,在第二拜叩完第一个头时,记起来了,那么他应该取消第一拜,以现在的第二拜代替第一拜,再叩一个头后,起身礼第二拜,继续完成拜功,最后在开“色兰”出拜后,补叩两个头,再开“色兰”结束。

第二种情况如:一个人忘记了第一拜中的第二个叩头,在第二拜鞠躬的时候想起来了,那么他应该取消这一拜,返回第一拜叩第二个头,再起身礼第二拜,继续完成拜功,最后在开“色兰”出拜后,补叩两个头,再开“色兰”结束。

 

2-    当然(瓦直布)成分的减少

如果礼拜者故意减少了拜功中的当然成分,拜功不成立。

如果是因忘记疏忽而减少,在还没有离开这一成分位置的时候记起来了,去做这一当然成分,拜功无妨害;如果在离开这一成分位置之后、尚未达到下一主命要素的时候记起,应该返回去做忘记的这一当然成分,然后继续完成拜功,开“色兰”之后叩两个补错叩头,再开“色兰”结束;如果是在离开这一成分位置、并达到了下一主命要素的时候记起,就放弃这一当然成分,继续余下的拜功,在末坐开“色兰”之前叩两个补错叩头。

例如:一个人在第二拜叩完第二个头后,忘记了打中坐,正准备起身的时候想起来了,他就坐下来打中坐,然后完成余下拜功内容,无需补错叩头。

如果他起身之后、尚未站直身体的时候想起来,他就返回坐下打中坐,然后完成余下的拜功,最后在开“色兰”之后,再补错叩头,然后再开“色兰”结束。

如果在起身站直之后才想起忘记打中坐,那么他无需返回中坐,而就此放弃中坐,继续完成余下的拜功,在最后末坐开“色兰”之前,补错叩头,然后再开“色兰”出拜。

证据:阿卜杜拉·本·巴黑奈(愿主喜悦之)传述:先知(祈主福安之)带领大家礼晌礼,第二拜叩完第二个头没有打坐便起身站立,大家跟随他这样做了。当拜功结束的时候,大家等待先知(祈主福安之)开“色兰”出拜,但他却念了大赞词,带众叩了两个头之后,才开“色兰”出拜。

 

怀疑:

怀疑就是在两件事间犹豫不定。以下三种情况不作为拜功中的怀疑对待:

(一)                  类似意念般纯粹的空想,并非事实;

(二)                  过多而重复的不确定的怀疑;

(三)                  当拜功结束的时候起了怀疑,则应放弃犹豫,侧重确定一种情况去对待。

例如:一个人礼晌礼拜,当拜功结束之后,怀疑究竟是礼了三拜还是四拜,那么他应放弃犹豫,确定为三拜,如果这时距离结束拜功的时间很短,他应再礼一拜,然后开“色兰”再补错叩头,再开“色兰”结束;如果起疑心的这个时候距离拜功结束的时间较长,他则应该重新礼拜。

以下两种情况属于拜功中的怀疑:

第一种情况:在两种情况间犹豫不定,他应该以最侧重的认为去对待,然后完成拜功、开“色兰”,再补错叩头,最后再开“色兰”结束。

例如:一个人礼晌礼拜,然后在拜中怀疑这正在礼的是第二拜还是第三拜,但他更侧重是第三拜,那就认定为是第三拜,再礼一拜后开“色兰”出拜,然后补错叩头,再开“色兰”结束。

证据:据阿卜杜拉·本·麦斯欧德(愿主喜悦之)传述:先知(祈主福安之)说:“当你们中有人怀疑其拜功时,让他以最侧重的情况去对待,然后完成拜功,然后开“色兰”出拜,然后补错叩头。(《布哈里圣训实录》)

第二种情况:在两种情况间犹豫不定,也没有侧重点,在这种情况下应以最少的情况来确定,完成拜功,然后在开“色兰”出拜之前,叩补错叩头,最后开“色兰”出拜。

证据:据伊本·赛义德·胡德里(愿主喜悦之)传述:先知(祈主福安之)说:“当你们中有人在拜功中怀疑,而不能确定是礼了三拜还是四拜时,让他放弃怀疑,以三拜对待继续完成拜功,然后再开“色兰”之前补错叩头。如他实际上礼了五拜,补错叩头为他开脱,如他刚好礼了四拜,补错的叩头就压制了恶魔。(《穆斯林圣训实录》)

怀疑的例子:当一个人赶拜正赶上伊玛目鞠躬时,他站直念大赞词入拜,然后鞠躬,这时候有三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他确定自己在伊玛目起身时赶上了鞠躬,这种情况下他赶上了这一拜,但落下了念诵《开端章》。

第二种情况:他确定自己在伊玛目起身前没赶上鞠躬,这种情况下他就没干上这一拜。

第三种情况:他不确定自己是否在伊玛目起身前赶上了鞠躬,他应该以自己最侧重的判断去做,然后完成拜功开“色兰”后,补错叩头,再开“色兰”结束;如果没有侧重点,他应算为没赶上这一拜,最后在拜功结束开“色兰”之前,补错叩头,再开“色兰”出拜。

 

益处:

当在拜功中有所怀疑时,应根据上述详情认定侧重点去做,如果稍后确定无疑他的侧重做法与事实相符合,既没多也没少,部分学派主张无须补错叩头,因为怀疑的事项已经消除;而部分学派主张仍须补错叩头,因为他在拜功中有过怀疑的时刻,补错叩头作为对恶魔的压制,因先知(祈主福安之)说:“如果他刚好礼对了拜数,就压制了恶魔。”。这也是我们最侧重的主张。

例如:一个人礼拜的时候怀疑自己是在礼第二拜还是第三拜,然后他侧重定为第二拜,继续余下的拜功,然后他清楚记起了那确实是第二拜。对于这种情况,部分学派主张无需补错叩头,而我们最侧重的主张是他应该在开“色兰”之前补错叩头。

 

跟拜者的补错叩头

如果伊玛目补错叩头,跟拜者应当跟随伊玛目叩头,据艾卜·胡赖勒(愿主喜悦之)传述:先知(祈主福安之)说:“伊玛目是让人跟随的,你们不要与其相异。”以及:“当他叩头的时候,你们也应当叩头。”(《布哈里圣训实录》及《穆斯林圣训实录》)

无论伊玛目在开“色兰”之前还是之后补错叩头,跟拜者都应跟随,除非是在一个人赶拜而错过部分拜功的情况下,不应跟随伊玛目开“色兰”之后的补错叩头,因为他不可能跟随伊玛目开“色兰”出拜,他应先补完缺失的拜功,然后开“色兰”出拜,然后补错叩头,最后再开“色兰”结束。

例如:一个人赶上了集体礼拜的最后一拜,伊玛目在开“色兰”后补错叩头,当伊玛目开“色兰”的时候,这个人应该站起补回缺失的拜功,而不跟随伊玛目补错叩头,当补完拜功后,开“色兰”出拜,再补错叩头。如果跟拜者没有缺失拜功(从第一拜就跟随伊玛目),而在拜中出错,但伊玛目没有出错,跟拜者则无需补错叩头,因为如果他补错叩头将导致伊玛目和跟拜者之间的不一致,圣门弟子们(愿主喜悦他们)曾跟随先知(祈主福安之)礼拜时,忘记了打中坐,随后和先知一块站起继续拜功,而没有再补中坐,以跟随伊玛目,免除分歧。

如果跟拜者缺失了拜功(没有从第一拜跟随伊玛目),在之后跟随伊玛目的拜功中出错,则应该在补完缺失的拜功后,根据前述具体情况,在开“色兰”之前或之后补错叩头。

例如:跟拜者在鞠躬的时候忘记了念“赞颂我伟大的养主清净”,而没有缺失拜功,则他无须补错叩头;如果他缺失了一拜或几拜,则应在还补拜功之后,在开“色兰”出拜之前补错叩头。

又如:跟拜者跟随伊玛目礼晌礼拜,当第三拜结束,伊玛目起身礼第四拜的时候,跟拜者因认为是第四拜而坐下了,当知道那只是第三拜时他起身跟随伊玛目继续第四拜,如果他没有缺失拜功,则无需补错叩头;如果他缺失了一拜或数拜,则应在还补完拜功开“色兰”之后补错叩头,再开“色兰”结束拜功。这属于是增加的打坐。

 

注意:

上述补错叩头的情况,有时应在开“色兰”之前,有时则应在开“色兰”之后,归纳如下:

第一: 如果是减少的情况,根据阿卜杜拉·本·巴黑奈(愿主喜悦之)传述的圣训,应在开“色兰”之前补错叩头。前面已有详述。

第二: 如果是怀疑而没有侧重点的情况,根据艾卜·赛义德(愿主喜悦之)传述的圣训,应在开“色兰”之前补错叩头。前面已有详述。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





Bookmark and Share


أضف تعليق

You need the following programs: الحجم : 2.26 ميجا الحجم : 19.8 ميج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