عربي English עברית Deutsch Italiano 中文 Español Français Русский Indonesia Português Nederlands हिन्दी 日本の
认识安拉
  
  

Under category 信条
Creation date 2015-08-16 09:58:24
Hits 1224
给你的朋友发送此页 Print Download article Word format Share Compaign Bookmark and Share

   

诸位已经知道我要说的话就是为了证实你们已经知 道的真理,这是安拉降示给他的使者穆罕默德的真理。作为高贵的人,安拉已赋予我们思维,作为高贵的人,我们应该知道自己所承担的责任,因此最重要的是我们 要摆脱幻想,为后世做好准备。任何人如果错过了今世的机会,将不会再有任何机会,因为机会不可能一次又一次地从头再来。《古兰经》里描述:当人被带到清算 场的时候,他会祈求说:“安拉啊,求你把我们送回大地,再给一次生命吧”,而安拉的答复将是:“如果你们回到大地上,你们会与从前一样。”

我早期的宗教信仰

我 成长于奢侈的现代社会,一个高度商业化的时代。我出生在一个基督教家庭里,我们知道每个孩子一生下来就有信仰安拉的天性,但是他们的父母影响他们成为了某 个宗教的信仰者。基督教就是我的父母给我的宗教。基督教教我相信上帝的存在,但是又告诉我人不能直接与上帝建立联系,而是必须通过耶稣——他是通往上帝的 大门——才能与上帝沟通。我或多或少接受了这些说法,但未必是全盘接受。

我见过许多耶稣雕像,认为它们只不过是没有生命的石块而已。当人们告诉我“三位一体”的说法时,我真的困惑不解了,但也无法辩解。基于对父母信仰的尊重,虽然我对基督教的信仰半信半疑,我也没有提出异议。

流行歌星

随 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疏远了我接受的信仰,我开始着迷于音乐,我想成为一名众人追捧的明星。凡是有音乐的影视和媒体极大地诱惑着我,我常常这样想,这就是 我的上帝吧。那时候赚钱成了我的主要目的。我有一位叔叔,他有一辆漂亮的轿车,我羡慕他有车子,有票子。周围人的处世观、人生观深深的影响着我的思维,他 们把金钱,把这个花花世界当成了他们的上帝。

我 决定赚大钱,并把赚钱作为了我的生活目标。我要赚取大量的金钱,要享受“高级的生活”。唱歌明星成了我心目中的偶像,我开始创作歌曲。我是一位富有同情 心、爱心的人,我盼望着我很快富起来,然后去帮助那些贫穷的人。(《古兰经》中有这样一说,说人们一旦做了这样的诺言,就要履行诺言。但是当人们拥有了金 钱时却变得更加贪婪,而忘记了自己的诺言。)

果然我“功成名就”,未满二十岁的我,名字和照片频繁出现在各大媒体上。它们把我吹捧得超出了现实生活中的我,我也幻想着超越现实……但唯一的途径就是籍酒精和毒品来麻醉自己。

在医院里

一 年以后,我在事业上“飞黄腾达”,我也过上“奢华”的生活,但好景不长我患上了肺结核,不得不住院治疗。住院期间,我冷静的思考了很多问题:我到底怎么 了?难道我只是一个行尸走肉吗?我生活的目的就是为了满足这个躯壳的欲望吗?(现在我终于明白那次生病不是“祸”而是“福”,是安拉给我的一个恩典,一次 反省的机会。)我为什么在这儿?我为什么躺在病床上?”与此同时,我开始寻找答案。那时,我对东方的神秘宗教很感兴趣,我阅读了与之有关的很多书籍。我首 先注意到的是死亡,灵魂离开肉体并非是生命的终止。我觉得我正在走向通往喜悦与成功的道路,正在走向生命的更高阶层。我开始冥思,甚至成了一个素食主义 者。我相信“和平与花的力量”,这是当时我的总的思想倾向,对我而言,我认识到我个人不仅仅是个肉体的存在。这是我在住院期间获得的醒悟。

有一天我在街上散步,突然下起了大雨,我赶紧找了个避雨的地方。这时我突然想到我的身体已被雨淋湿了,我的身体告诉我我被淋湿了。这使想起了一句格言:身体好象一头驴子,人必须训练驴子往何处走,否则的话,就会被驴子带到它想去的地方。

这 时我意识到自己有意志,这是安拉给我的礼物,同时我也意识到我应该服从上帝的意志。在东方的宗教里学到的新概念深深地迷住了我,而基督教再也不能满足我 了。我又开始音乐创作。这一次在我音乐中融入了我的思想。我记得我的一首歌词是这样写的“但愿我知道,谁造化了乐园,谁造化了地狱,在病床上我认识了你 (安拉),有人以为今世是豪宅,殊不知这是地狱。”我知道自己开始上路了。

我 还写了一首歌,歌名是“找到上帝的方式”。我已成为歌坛巨星,在音乐界名声大噪,积攒的财富也越来越多,但那段时间却是我最最困惑的时间,因为我久寻真理 而不获。我没有停止对真理的寻求,一度时期,我觉得佛教是正确的、高贵的宗教,但它是出世的,而我真的不想离开这个喧嚣的世界,我的一切无不与尘世息息相 关,我不能看破红尘,出家当和尚。

我曾 去研究禅宗、手相、塔罗牌、星象学等,我又回头去钻研《圣经》,结果什么也没得到。此时我对伊斯兰依然一无所知。但不久就在我身上产生了一个奇迹。家兄去 耶路撒冷参观了一所清真寺(远寺),虽然寺里非常拥挤,但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影响,清真寺不象基督教堂和犹太会堂那样空空荡荡,清真寺里的气氛非常祥和、宁 静。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




Bookmark and Share


أضف تعلي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