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章
  2. 信条
  3. 澳大利亚前基督徒詹妮(2/2)

澳大利亚前基督徒詹妮(2/2)

Under category : 信条
1732 2015/06/22 2021/09/29

回国后我和一个女孩关系越来越亲密。有的同学只是一起读书一起吃饭的关系,有些是几年之后不再联系的关系,但她是我真正的好朋友。我们有很多共同点,也许是因为我在日本时心态有了变化,更加“圆滑”,不喜欢自以为是妄下论断;也许是我并不在乎孰是孰非,只在乎自己是否真诚,敢于拒绝从众。那些曾经失去的美好感觉,正逐渐回归。

这个朋友,最初我不知道她是穆斯林。有一次,我们一起喝咖啡的时候,谈起了自己心目中的主。那次交流很愉快,她的信仰和我期待的很相似。她从家中带了《四十段圣训》读给我听,我很感兴趣借回家阅读。可是,我发现,这些怎么和我在媒体上发现的介绍不一样呢?穆斯林不是恐怖分子吗?伊斯兰不是压迫妇女吗?估计圣训只提伊斯兰的美好面而已吧,我如此猜测。

从上大一开始,我就独自在网上查一些资料。在伊斯兰聊天室里,我遇到了很多穆斯林。我发现,他们和我的朋友一样,也只是说伊斯兰有多么美好,觉得他们对伊斯兰的真相总是有所隐瞒。我提的许多问题,他们都给与解答和帮助。记得我曾问过一个穆斯林,是否也信仰天使。因为信仰天使是宗教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穆斯林肯定不信仰。我当时对穆斯林的认识,无知到“他们老是打妻子,杀女婴,是业余恐怖分子”的地步。可当他回答说“我当然信仰天使的存在”时,我很震惊。从那时起,我觉得我需要真正了解这个宗教了。

有时候我在想,上网的初衷是证明伊斯兰的错误,寻找其消极和邪恶面,因为有那么多人对伊斯兰印象不好,应该不会是无缘无故的。我总能找到宗教中不合理成分的存在,伊斯兰会有什么不同么?我希望有人说穆斯林女性遭受压迫没有自由,期待典型的穆斯林女孩来以身说法。可是,事与愿违。她们是那样的活泼,自由欢畅地表达着自己。我觉得,她们比我还要自由。

慢慢地,我对伊斯兰的了解越来越多,但也越来越胆怯。朋友们都不知道我在了解伊斯兰,我不想让她们知道我在找消极面时只发现了正能量,但我也不想让她们对我信仰伊斯兰抱有希望。是否信仰,我要自己做决定,不受任何压力。

这并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决定。经常会有人问我怎么就决定信仰伊斯兰了。要知道,当伊斯兰的真理清晰完整地摆在你面前时,你也会毫不犹豫的。尽管如此,这并不意味着决定念作证言就很容易了。首先,我对伊斯兰还不太了解,可我知道其中毫无谬误。我也知道,念作证言不是目的,只是信仰伊斯兰的第一步。托靠真主,我会继续坚持学习更多的伊斯兰知识。其次,我逐渐将伊斯兰与邪恶分离。以前,我始终认为自己不会成为穆斯林的!媒体把他们说的那么邪恶,我怎么可以信仰呢?而且我要信仰的那个宗教,它必须符合我心中的标准才行。可当我知道伊斯兰也信仰独一的真主之后,什么障碍都没有了。伊斯兰带来了我需要的一切。对我来说,伊斯兰就好像是看了风景短暂停留后继续搭乘的班车。这是我生命中最后也是最长的风景。

1997年10月,我和好友去墨尔本伊斯兰中心念作证言。那时我很紧张,姐妹们都念完之后轮到我了,我心里忐忑不安,但最终鼓起勇气跟一个姐妹一起念了。她刚一开口,我就哭了。那种激动无以言表。朋友在我旁边,我并不知道她已经热泪盈眶。我知道身上有一股力量,但又觉得自己特别脆弱。

我知道我要学的东西还很多,但我想要人们知道,伊斯兰是真主对全人类的赐福。银沙安拉,你了解越多,就越能发现伊斯兰更多的美好。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
安拉的使者网站It's a beautiful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