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章
  2. 信条
  3. 美国前天主教徒易卜拉欣

美国前天主教徒易卜拉欣

Under category : 信条
1614 2015/08/03 2021/08/03

人生总会有,也应该有那么一个阶段,自觉地意识到自己的信仰,并想着宣传给他人。我感到很幸运的是,17岁时我遇到了伊斯兰。

我原先信仰天主教,当然,也只是名义上的天主教徒而已。每周我都会去主日学校,似乎天主只在周日有用。7年级时,我开始做弥撒,我觉得应该那样做。我一直都是个乖孩子,可是,我从没想过要学习天主教教义。我只是知道,崇拜造物主是对我们好处的。

我真的很喜欢天主教,可是,应该是耶稣和我们一起崇拜主,而不是我们崇拜耶稣和主。耶稣应该是服从主的意志的典范,而不应该是主本身。

1999年秋季,我读8年级,对天主教教义也了解了更多。教会把耶稣当作主宰,一点也不像是“以耶稣为模范崇拜不可分割的主宰”的思想。我觉得他们本来就是错的,还要教我们那样做,我没有接受。

尽管如此,我还是在教堂里继续拜主。教会告诉我们,耶稣是牺牲自己拯救人类的神。我不接受,耶稣不是神,只是人类的典范,人类的先知而已。

1999年12月中旬,无意间我在橱柜里看到一本1964年的《葛罗里百科全书》,里面有些对伊斯兰的介绍。我发现,关于主宰和信仰,以及我想知道的一切,里面都有。之前我心里没有一个承认的信仰,我想,现在应该是有了。我发现自己的信仰真有一个名字,而且还有数以亿计的信仰者。

没有阅读《古兰经》,也没有和穆斯林交流,新年元旦前我就念了作证言,当时也是斋月。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伊斯兰的了解逐渐增加。也度过了混乱、开心、疑惑和惊讶的阶段。伊斯兰带给我们启迪,引领我们正道,帮助我们认识真主。

信仰的转变过程并不是很快的,我在教堂继续待了五个月之久。可是,每次去了之后,我都发现,自己距离教会越来越远,距离真主和先知耶稣却越来越近。

2001年斋月,我开始封斋了,大家午餐的时间我就去图书馆。我慢慢地和一个穆斯林同学认识、交流。我们每天都会聊一些信仰的话题。同学是个虔诚的兄弟,斋月最后一个主麻带我去了清真寺。那真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刻。真主真的应答了我的祈祷。我一直以为进清真寺的时候我会特别紧张。可是,到了清真寺,我感觉跟回家一样轻松。在家里,家人问我在干嘛,我从不敢说是在礼拜,太尴尬了。但是,在大殿里叩拜真主时,周围有好多人,自己丝毫没有胆怯和害羞。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安宁和平静。这是我信仰伊斯兰两年来,最自由和平静的时刻。

我没有告诉父母,也不想告诉他们我的事情。这期间有一个小插曲。2001年12月16日,星期天,我把闹钟定的很早,老爸问我要干嘛,我说要和朋友去清真寺。他告诉我半夜跑出去是多么愚蠢。我能想象父亲知道我是穆斯林时的情景。作为一个沉闷消极的人,他觉得我们都不需要什么信仰,自己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当人性意识到自己对主宰的需要时,不知道他会怎样。我没有告诉家人自己信仰了伊斯兰,我觉得这些事情得循序渐进,慢慢来。母亲也不知道我是穆斯林,至少我去清真寺她没有反对。我会善待父母,只要他们不反对我信仰伊斯兰就好。对他们来说,我要做的就是成为优秀的穆斯林,成为一个典范。我要让他们看到,在否认上帝的黑暗世界里,有一个更好的生活方式,那就是伊斯兰。

尽管我没去过中东,但我每天都在学习伊斯兰。我是穆斯林,我不会再改变我的信仰,银沙安拉。感赞真主带我走过这一切。

回顾过去,我感觉真主从未离开过我,哪怕一刻,信仰的过程是认识真主和理解生命的过程。哭泣、沮丧、祈祷、阅读、专注,让我们更加了解自己,认识和真主的关系,和伊斯兰的关系,这些要比任何物质财富都有价值。

通过我对伊斯兰的了解,我获得了真主最慷慨的礼物——伊斯兰。对于认知主宰,基督教停留在个人层面,伊斯兰则是深入交流。真主无时无刻不在引导我们,教育我们,疼爱我们,保护我们,解放我们,启迪我们,安慰我们。一切赞颂,全归真主,因为他,我们有了伊斯兰。

伊斯兰给予我们想要的一切,一切都变得越来越好。我在不断的试错中获得了真主的引导,从寻找自我和混沌的生活中获得真主的恩赐 ,懂得了这是我最好的选择。内心的激动无以言表,总之,真主让我懂得了生活,这已经足够了。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
安拉的使者网站It's a beautiful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