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章
  2. 信条
  3. 伊芙妮.雷德利,原英国记者皈依伊斯兰的历程

伊芙妮.雷德利,原英国记者皈依伊斯兰的历程

Under category : 信条
2587 2015/08/16 2021/11/30

如果你被当作美国间谍,被塔利班当局询问时,可以想象很难有什么好结果。但是伊芙妮·雷德利在阿富汗的磨难却使她皈依了伊斯兰,她说“伊斯兰是世界上最大、 最好的家”。

她曾有一段时间在星期日圣日学校教书,那段时间她酗酒成性。她被阿富汗塔利班当局释放后,开始学习《古兰经》,并且信奉了伊斯兰。过去,她把阿布·哈姆扎·马斯里描述为极端的穆斯林阿訇,如今她认为马斯里是一位虔诚的学者,并且指出,外界对塔利班的宣传是不公平的。

2001年9月,她作为英国《星期日电讯报》的记者,跨过巴基斯坦边境,偷偷溜进阿富汗。但在贾拉拉巴德,当她从毛驴上下来接受检查时,风吹去了她的外套,一个年轻的塔利班士兵发现了她的可疑身份,因为她在袍子下面带着摄像机。此时她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年轻士兵会侵犯她吧?

她说:“哇,你好漂亮。”

“他有一双碧绿的眼睛,这在阿富汗人中很罕见,还留着胡须,很精神。”

“但我的恐惧很快就消失了。我被释放以后,在前往巴基斯坦的路上我还看见了他,他还从车上向我招手呢。”

雷德利被审讯了10天,这段时间内,人们不让她使用手机,因此错过了女儿九周岁的生日庆祝活动。

关于塔利班,她说:“我不支持他们的所作所为,也不相信他们的宗教。但舆论对他们进行妖魔化的报道,因为你不能向善良人的头上扔炸弹。”

很显然,这位46岁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站在绑架者的一边。

但是她说:“我很害怕绑架者,我向他们吐唾沫,粗暴地拒绝进食。直到我被释放以后,我才对伊斯兰产生了兴趣。”

“抖动短裤

在监狱警戒线附近,雷德利不肯放下短裤,警戒线就在塔利班士兵营房门口。结果塔利班的外交部副部长亲自到场。“他说:‘你看,如果我的士兵看见那东西,他们就感到自己的思想不纯洁。’”

“阿富汗将要遭到世界上最富有国家的攻击,但他们依然关注我大大的、抖动的黑色短裤。”

“我意识到美国人不应该空袭塔利班,他们是这样的人:妇女们向他们摇一摇短裤,他们就会跑掉。”

回到英国后,雷德利立马学习《古兰经》,试图丛中找到自己的奇特经历的答案。

“我绝对被我所读的东西击倒了,这部经典已经过去了1400多年,而它绝对没有一笔一划的改变。”

 “我加入了我所说的世界上最大最好的家,当我们在一起,我们是绝对不可战胜的。”

什么因素使得信奉英国国教的父母允许她加入新家庭?

 “起初,我的家人和朋友的反应是恐惧,很快适应了我的变化。现在他们都看到了我多么富有、健康和幸福。他们也很满意。”

 “我不再酗酒,我母亲别提有多高兴。”

那么雷德利对穆斯林妇女的地位是怎样看待的?

 “在穆斯林世界的确存在对妇女的压迫,但是我带你走上特尼希德大街,给你看看那儿的妇女遭受的压迫吧。”

 “对妇女的压迫是一种普遍现象,不只存在于伊斯兰。《古兰经》明确指出妇女也享有平等的权利。”

她的穆斯林妇女的新装表明了她拥有的权利,她说。

 “对自由的判断完全取决于你个人的思想,不取决于你露出的胸脯的大小或腿部露出的长短。”这位结婚三次的独身母亲说,在她的爱情生活中,是伊斯兰给了她战胜困境的信念。

 “我不再在电话旁边坐下等待男友的电话。”

 “过去没有男人我会痛苦。现在我第一次觉得没有男朋友或丈夫,也感觉不到压抑。”

但有一个电话是一位男士打来的,他是居住在伦敦北部地区的阿布·哈姆扎·马斯里。

 “他说:‘伊芙妮姐妹,欢迎你加入伊斯兰,恭喜你。’”

 “我说,我还没有发最后的誓言。他说:‘不要有压抑感,整个社区都在注视着,如果需要帮助,给任何一位姐妹打电话都可以。’”

直接坠入火狱

 “我想,这真是难以置信。费恩斯伯里公园清真寺的阿訇——一位极端的学者,怎么会说这样的话?”

 “我刚要把电话挂了,他说:‘有一件事情我需要提醒你,如果明天你遇到什么事死去,你就会直接坠入火狱之中。’”

 “我很害怕,我在包里带着起誓词。直到去年六月我皈依了伊斯兰。”

她新的生活环境中,最艰难的时候到了吗?

她说:“我每天五次祈祷,现在正为戒烟而奋斗。”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
安拉的使者网站It's a beautiful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