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章
  2. 信条
  3. 阿布杜·拉蒂夫·阿卜杜拉,前新教徒,美国籍(1/2):了解伊斯兰

阿布杜·拉蒂夫·阿卜杜拉,前新教徒,美国籍(1/2):了解伊斯兰

Under category : 信条
2725 2015/08/19 2021/08/03

1998年在纽约读研究生时我就开始接伊斯兰至今已伴随我的生活度过了25年头我曾经是一位基督教新徒,但很少履行宗教动。我更感兴趣的是“灵性”,漫无头绪寻找灵性”。对我说,基督是与代脱的,但我很找到适于我日常生活的西。自从与基督教分离,我开始逃避任何的教组织,因为在我看,它都差不多,自相矛盾,含糊不明。

我对基督教的失望,源于自己基督教残缺不全的知以及基督教神的本质及人与造物主之关系的界定。在我看来,基督的哲学理念取决于一方面是人,一方面又是神与媒介的离奇系。我很理解。一媒介同造物主,以及与们之的关系非常模糊,不是我所寻找的神的更好的解。为么我不可以直接向神祈祷呢 为什我自始至的每一祈祷都要“以耶稣基督的名”呢?一个永恒的、无所不能的创造者和掌管者怎么还要以一个凡人的形象出?他有这个必要吗?些只是我无法解的诸多疑问的一部分。因此,我渴望一个更简单、直接和明确的宗教信仰之路,以便为我的生活提供正确的指,但不是那些缺乏正的知及事实础的教条

在研究生院,我有一个犹太室友,他当在学武术当时我和他住在一起,他正在学习称为苏莱特”(silat)的马来,这是一种基于伊斯教义传统的马来西亚术。当我的室友他的苏莱特班习回时,他就会告我一切关苏莱特的特性及其丰富的精神度。在那时候,我对学武术产生了浓厚的趣,对所听到的这一切感到好奇,并决定陪我的室友在星期六的上午去他的苏莱特班看看。尽管在时我没有意到,但我的伊斯之旅已经1998年2月28日那天早晨,在纽约市我的第一苏莱特班级开始了。在那里,我遇了我的老师思古(Cikgu,马来语,即老师之意),他我讲述了伊斯兰的基本导向1998年的那一天,是我武术生涯的开始,但更是我真正成为穆斯林的第一步。

从一始,我就被苏莱特拳和伊斯兰教迷住了,并从开始我就花费了很多时间尽可能地与我的老师在一起。由于我的室友和我同样热衷于苏莱特,所以我们经常会一起去老师的家,他那里听到更多知。1998年春,我即将研究生毕业,因老师的邀,我们与师及其妻子一起度了整个夏天。随着对苏莱特的学,我对伊斯兰有了更一步的了解,而在学习苏莱特之前,我对这宗教一点都不了解。

通过对伊斯兰的习了解和接触,我伊斯兰有了更浓厚的趣。由于在老家学,才得益于许虔诚的穆斯林的影响,而不断地履行伊斯兰的宗功修。伊斯兰为一完整的生活方式,当你在一个伊斯兰的境中时你就不可能日常生活中将它单独分离开来。与将日常生活和宗教分离开来的基督不一样的是,伊斯兰教要求其信士对安拉的崇拜与自己日常生活中的行为举止结起来。因此,通过与老的相处,我完全沉浸于伊斯兰的信仰感受之中,并亲经历它塑造的整个生活方式。

一开,伊斯兰对我是如此的有新意、不同和强大。但是,它的多不同其它教的方式和多的“规戒律”,我不是很懂。那,我在许多方面都是如此的放纵过去常常有意识地开任何教条约束,不在乎任何人的指令!然而,着时间推移,以及我对伊斯兰的不了解,我开始慢慢地认识到,那些所谓的清规戒律”,实际是造物主给予我们的生活方式。我后来发现这种生活方式是通往真正幸福的正路,而不只是感官的以及社会、文化步等表面的生活方式。我认为,这个问题实际上是相当简单的。有谁比全聪的造物主更彻知,什么对世人最好的生活方式?

自从我在纽约市第一堂苏莱特课的那一天,到1999年7月30日我宣读“舍哈德”(shahadah,作证词),间,经历了底的自我反省,其主要有两个经验。一是我在成长过程中带对文化的疑,第二个对神的正的本体,以及宗教信仰在日常生活中所起到的作用的思考。至于我的文化,这并不困难,因大部分人都这样思考。我来,在美国长,认识的也不是很好,但有着一次强大的经历,一个予才华的老师,以及经历这一真理的正确的知识。美国文化是非常强大的,因为它经常赋予们感官的足,除非我们远离它,不受它的束。一切崇拜只归于安拉,因为只有他才能予我们生活永恒的支撑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
安拉的使者网站It's a beautiful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