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知穆罕默德传记(4/12):在麦加遭受迫害

早期的皈依者

先知在为圣的最初几年,只向他的家人和关系密切的朋友们宣传伊斯兰。第一位皈依伊斯兰的妇女是他的妻子海迪哲;第一位皈依伊斯兰的儿童是他的堂弟阿里,阿里一直生活在他的养育之下;第一位皈依伊斯兰的奴隶是宰德,先知亲自释放了他,使他获得自由;先知的好友艾布·伯克尔是第一位归信伊斯兰的成年的自由人,多年以后,先知对他说:“凡是我号召加入伊斯兰的人,没有一个人不犹豫的,但是你艾布·伯克尔毫不犹豫的归信了伊斯兰。”

后来,先知接到安拉的命令,要他公开宣传伊斯兰,公开反对偶像崇拜。起初,古莱氏的权贵们并没有在意这一小群行动怪异的人,他们把先知的行为看作一个自欺欺人的小事件。但是很快他们注意到先知的教诲吸引了许多穷人和受压迫者(这些人被看作是极具颠覆性的人),他们认为这些人将威胁到他们的宗教和麦加的繁荣,将与他们的公开冲突,影响他们的利益。麦加的权贵们知道这些人的力量在于他们的团结,因为在叶斯里布(麦地那)因部落分裂而导致严重冲突,这对麦加人来说就是一个先例,一个明显的教训,这样的冲突也有可能发生在麦加,他们不得不加以提防。于是麦加人开始等待攻击穆斯林的机会。但是他们担心,如果穆罕默德遭到他们的攻击,哈希姆家族中肯定会有人出面保护穆圣。于是他们开始侮辱穆罕默德的人格,因为侮辱人格不违反不使用暴力的承诺,或许在某种程度上,侮辱还是最为有效的武器。先知的保护者艾布·塔利布,为了先知个人的人身安全,以及家族的安全,曾试图劝他放弃伊斯兰的宣传,但是先知却果断地说:“叔叔呀,指安拉发誓,纵然他们把太阳放在我的右手,把月亮放在我的左手,想让我放弃宣传伊斯兰,那绝对办不到。要么安拉让这个宗教胜利,要么我为它捐躯。”艾布·塔利布叹了口气说:“侄子呀,坚持宣传你的所爱吧,我绝不会弃你不顾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先知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古莱氏权贵们的权威受到削弱,他们的家庭出现分裂,麦加的气氛越来越紧张。当降给先知的一系列启示开始否定麦加富豪财阀们的统治,先知的影响力开始直接威胁到麦加原有的统治秩序时,富豪财阀们也开始变本加厉地迫害先知和他的追随者们。艾布·哲海里与艾布·赖海布一起率众反对先知。后来反对先知的头目是年轻气盛的艾布·苏福扬,此人行事更加细腻、处理事务更有才华。有一天,先知的叔叔哈姆泽打猎回来,有人告诉他先知的反对者们正在侮辱先知,虽然到此时为止,在对于古莱氏人与先知的冲突上,哈姆泽仍然保持中立态度,但在此刻,哈姆泽闻言后勃然大怒,鞭打了正在侮辱先知的艾布·哲海里,并宣布他也追随了伊斯兰。


迫害开始

经过三年的秘密传教后,先知接到安拉的命令:“你应当起来,你应当警告”,从此,宣教从秘密转入公开。他指出偶像崇拜是迷信,是灾难,还进一步指出,昼黑的循环更替、人类的生老病死、万物的生生不息,都显示了安拉的大能、证明了安拉的独一。与此同时,先知开始公开反对偶像崇拜,古莱氏人也采取了相应地敌对行动,开始穷凶极恶地迫害先知和那些无依无靠的穷苦追随者,他们嘲弄先知、侮辱先知的人格。但他们尚不敢贸然采取行动杀害先知,因为他们害怕哈希姆家族复仇。先知凭借安拉赐予的能力,继续进行宣传,他警告、呼吁、提醒人们当心火狱的惩罚。与此同时,古莱氏人尽其所能,挖苦先知的教诲、嘲弄他的追随者。


穆斯林流亡阿比西尼亚

先知宣教的4年中,信仰伊斯兰的大部分人都是贫穷的没有社会地位的人,他们无力反对压迫。他们只能忍受着残酷的迫害。在这种情况下,先知建议他们设法进行迁移。至少在目前的形势下,迁移是最佳的选择。于是他们流亡到阿比西尼亚(即今日之埃塞俄比亚)。先知告诉他们,在那里,信仰基督教的国王纳贾什将会很好地接待他们。公元614年,大约80多位追随者逃亡到这个基督教国家。


这表明先知开始与外国力量的结盟,这一行动使得麦加人大为恼火。于是他们派遣特使到纳贾什国王那里,要求引渡这些穆斯林。一场剧烈的辩论发生在纳贾什国王的宫廷,最终穆斯林赢得了胜利。他们第一次显示了穆斯林与基督徒一样崇拜的是同一个安拉,他们还诵读了《古兰经》中描述处女麦尔彦(玛丽亚)的经文,纳贾什国王听了这些经文,禁不住哭了起来,并且说:“的确,这与耶稣所传达的信仰是同源的。”


尽管迁移阿比西尼亚是被逼无奈之举,但穆斯林的这个团体确实在一天天壮大,古莱氏被深深震惊了。那时阿拉伯人常在克尔白跟前举行偶像崇拜活动,克尔白是阿拉伯人朝觐的圣地,古莱氏人是圣地的第一保护者,是最先享受克尔白之利益的人。在朝觐的日子里,他们派人守候在路上,警告来朝觐的人们留心一个疯子  的宣传。在另一方面,古莱氏人正在试图与先知谈判,以达成一项协议。他们提出的建议是,如果先知妥协一下自己的宣传,为他们的偶像留出一席之地,保留偶像在安拉那里的说情权,他们可以接受先知的宗教;如果先知不再攻击他们的偶像,他们就让先知称帝,当他们的国王。但是,安拉的先知断然拒绝他们这一要求,使他们谈判的努力化为泡影。

 


欧麦尔的归信

在麦加,令许多古莱氏人感到恐惧的欧麦尔·本·罕塔布归信了伊斯兰。这是一件非常有影响力的事件。


随着这个新的宗教不断取得一个接一个的成功,它的影响也愈来愈大。然而这一宗教与欧麦尔从小所信仰的宗教截然不同,这使得欧麦尔不能忍受,他的胸中燃起了仇恨的怒火。他发誓要杀掉穆罕默德(愿主赐福于他),不管发生什么样的后果。在采取行动之前,他对自己的家里的人进行一番调查,得知他的姐姐和姐夫已经信仰了伊斯兰。他破门而入,发现姐姐和她的丈夫在读《古兰经》的《塔哈》章。姐姐承认他们已经信仰了伊斯兰。欧麦尔狠狠地打了姐姐一耳光。但他即刻对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态度也缓和了下来,接着他要求看看他们刚才所读的经文。姐姐要求他洗小净之后才允许他触摸《古兰经》,欧麦尔沐浴净身后,她才把《古兰经》文给了他。这几节经文,完全彻底地征服了他。《古兰经》温和的字眼打动了他,永远改变了他以后的人生道路。接着他径直去找先知,接受了伊斯兰。


像欧麦尔这样的人,社会地位很高,古莱氏人不敢贸然攻击他们。但是更多的穆斯林则是穷人或者是奴隶。穷人被毒打,奴隶被折磨,奴隶主们要求他们宣布放弃新的信仰。对此安拉的使者也无力帮助受难的穆斯林。


黑人奴隶比俩里被剥掉了衣服,捆绑了手脚,扔在烈日下暴晒,他的胸部还压着一块大石头,他快要渴死了。多神教徒们要求他放弃信仰,但他的唯一回答是:“安拉是独一的,安拉是独一的。”在这危急关头,艾布·伯克尔发现了他,用高得离谱的价格买下了他。他被带到先知的家,在那里得到治疗,他的伤势好转了。他后来成为先知最亲密、最优秀的圣门弟子。后来,规定穆斯林要集体礼拜时,他成为伊斯兰历史上第一个宣礼员(在清真寺高声呼唤人们到清真寺礼拜的人)。这个消瘦而高个的人,有一幅洪亮的嗓子,在浓密苍白的头发下,一张坚强有力的面容。虽曾被太阳灼烤过,被严刑折磨过,但他对独一安拉的信仰,对先知穆罕默德的热爱丝毫没有动摇过。


不义的文书及文书被毁

古莱氏人的所有阴谋都以失败而告终,于是,在艾布·哲海里的领导下,麦加的统治集团起草了一封文书,他们在文书中宣告:对所有哈希姆家族的成员进行制裁,任何人不得与哈希姆家族有贸易往来,除非哈希姆家族宣布先知从事的宣传活动为非法,他们还禁止任何家族与哈希姆家族的人通婚。(文书写好后,贴在克尔白的内墙上。)接下来的三年里,先知和他的家族成员只好离开麦加,生活在麦加附近的一个山谷(艾布塔利布山谷)里。


古莱氏人中一些心底善良的人,对遭到制裁的朋友和邻居非常担忧,他们同情他们,四处活动,设法修改或撤销悬挂在克尔白的盟约。但是他们发现除了“以安拉的尊名”几个字以外,白蚁吞噬了制裁文书的所有内容。当麦加的权贵们看到这一奇迹时,只好宣布取消制裁。先知又得到了在麦加往来的自由。当然,反对者们的反对活动依然如故,且有增无减。,先知在麦加人中间的宣教没有多大的成效,他到塔伊夫去宣传,也遭到失败。有一年朝觐期间,他偶然碰到了想了解他的宣传内容的一群人,这使他感到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