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知穆罕默德传记(5/12):迁移的历史背景

来自叶斯里布(麦地那)的人

叶斯里布人来麦加主要是为了履行朝觐的义务,这座城市距离麦加200多英里,就是现在闻名于世的先知之城——麦地那。叶斯里布城位于一座绿洲上,地理位置优越,它是一座幸运的城市。它出产的椰枣至今闻名于世,迄今还是这样。但这座城市在另一方面又是一座不幸的城市,它的上空始终笼罩着战争的阴影,无休无止的部落冲突此起彼伏。犹太人与犹太人打仗;阿拉伯人与阿拉伯人作战;这群阿拉伯人与这个犹太团体结盟,那个阿拉伯部落与另外一伙犹太人成为盟友,然后两个集团之间又展开战争……。此时的麦加正处在繁荣阶段,而叶斯里布尚在战乱中消耗各种资源。他们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领导,把分裂的他们团结、联合在一起。


那时在叶斯里布,生活着一些犹太部落,他们中间还有一些学识渊博的拉比。犹太人经常对多神教徒说,在犹太人中间将会出现一位先知,当这位先知来临时,犹太人就要像消灭崇拜偶像的阿德人和赛莫德人那样,消灭阿拉伯人。


这时的麦加,先知穆罕默德(愿主赐福于他)已开始秘密向来访麦加的不同部落传达伊斯兰的讯息。有一天,先知在麦加郊区米纳山谷的一个名叫阿格白的地方,偶然的碰到一群人,先知与他们坐在一起,他们也十分乐意。这些人来自叶斯里布的哈兹拉吉(khazraj )部落。在听了先知的宣讲后,他们确认,此人就是犹太人曾多次向他们描述的先知。当时他们有六个人,这六个人都接受了先知的宣传,接受了伊斯兰。他们还希望先知能够用这个新的宗教,成为团结叶斯里布各部落的领袖。因为在叶斯里布还有一个叫奥斯的部落,这个部落与哈兹拉吉部落是同一祖先的后裔,但是多年来他们相互仇视,彼此间战火不断。他们决心回到叶斯里布后,积极宣传先知的信仰和观点。结果,在叶斯里布,没有一家不知道伊斯兰的讯息的。公元621年的朝觐季节,叶斯里布的一个代表团,有目的的与先知会了面。


第一次阿格白盟约

这个代表团由12人组成,其中5人在前一年与先知见过面,代表团中有2人是奥斯部落的代表。他们与先知又在阿格白地方与会面并宣誓效忠,宣誓的内容是:他们绝不以任何物举伴安拉(即成为穆斯林)、不偷盗、不奸淫、不杀害女婴,即使在最贫穷的时候、在所有正义的事情上,顺从先知的领导。这就是闻名于世的第一次阿格白盟约。他们准备回叶斯里布时,先知委派穆素阿布·本·欧迈尔为宣教师与他们一同前往,以便向一些新近皈依伊斯兰的人教授信仰的基本知识,向那些尚未皈依伊斯兰的人宣传信仰的真谛。穆素阿布以极大的热情宣传伊斯兰,成就非凡,几乎叶斯里布的每个家庭都有一名穆斯林。公元622年朝觐季节到来之前,穆素阿布回到麦加,向先知作了关于宣教的情况汇报,他告诉先知,叶斯里布那里穆斯林发展很快,告诉先知叶斯里布人的善意、潜在的力量以及那里的人们的生活和信仰状况。


第二次阿格白盟约

公元622年,来自叶斯里布的朝觐者有75名穆斯林,其中有两名是女性。他们在朝觐开始之前到达麦加的。一天夜里,叶斯里布的朝觐者们睡熟以后,其中的穆斯林悄悄溜出,去事先安排好的地方与先知会面。在阿格白的一块石头下,他们向安拉的使者宣誓效忠,并邀请他迁到叶斯里布。当时还有先知的叔叔(安巴斯),其时,他还是个多神教徒,尚未归信,他之所以前来,是出于对侄子的喜爱和担心,他是来保护先知的。他警告穆斯林此次盟约的危险性以及责任是重大,如果他们愿意承担这一重大的责任,那么就作出承诺,并以行动证明他们的承诺。朝觐者中,有一位人曾两年前就在这个地方见过先知,他警告人们承诺的危险性,告诫人们要做好迎接危险的准备。随后人们宣誓忠于先知、爱戴先知,就像保卫他们自己和保卫妻子儿女一样保卫先知。这样,先知和他的追随者,定下了迁徙叶斯里布这件大事。


这就是众所周知的“战斗誓言”,因为此事关系到先知的安危,如果需要,穆斯林还要以武力保卫先知。此事发生后不久,穆斯林奉命迁徙叶斯里布。不久,安拉下降了《古兰经》文,允许穆斯林拿起武器,捍卫信仰。这几节经文是伊斯兰的历史上终于的里程碑:


被进攻者,已获得反抗的许可,因为他们是受压迫的。 安拉对于援助他们,确是全能的。.他们被逐出故乡,只因他们常说:‘我们的主是安拉’。 要不是安拉以世人互相抵抗,那么许多修道院、礼拜堂、犹太会堂,清真寺——其中常有人记念安拉之名的建筑物——必定被人破坏了。凡扶助安拉的大道者,安拉必定扶助他;安拉确是至强的,确是万能的。”(《古兰经》2239-40)


先知穆罕默德、穆斯林以及整个世界历史的一个转折点到来了。这就是先知穆罕默德的最终命运,是他作为先知,面对那些受迫害、受压迫的穆斯林所做出的具有历史意义的重大抉择——迁徙。一方面,这显示了先知的仁慈、坚忍,另一方面,正如基督教把这次迁移称为“公正的战争”一样是事在必行的。但对于他们所称的“公正的战争”,麦地那所降示的启示是这样描述当时的状况的:“……要不是安拉以世人互相抵抗,那么,大地的秩序必定紊乱了……”(《古兰经》2251)。在长达13年的时间里,先知和他的追随者遭受了威胁、侮辱、迫害,他们根本没有举手予以还击,进行自卫。他们的行为无可辩驳地证明了人性忍受折磨的可能。现在环境已经改变了,如果伊斯兰要在这个世界上生存,就需要以不同的方式予以回击敌对势力。维护和平有其理由,进行战争也是这样。穆斯林从来没有忘记,人生来就有在不同水平上、用各种方式进行斗争的权力。这种斗争方式如果不是身体的,必定是精神的。忽视了这些的人,迟早会成为他人的奴隶。


预谋刺杀先知

穆斯林分成小组,潜出麦加,踏上了去往叶斯里布的道路,“迁徙”开始了,伊斯兰的纪元到来了。

对古莱氏人来说,一再容忍的时代已经过去,麦加城里的敌人穷凶极恶,他们为如何刺杀先知召开了一次规模宏大的会议。自从艾布·塔利布的去世以后,先知已失去主要保护者。但根据贝都因人世代相袭的规定,为了避免子孙流血冲突,所有的古莱氏人都墨守迄今为止依然有效的规定。古莱氏人的头领们都在想一个既能至穆罕默德于死地,又能避免哈希姆家族报复的办法。艾布·哲海里提出了一个罪恶的建议,与会者一致赞同,即从每个家族里选出一名精明强干的年轻人,每个人都给穆罕默德致命一击,这样,他们所有的人都沾上穆罕默德的血,也就是说由各部族共同承担血债,,这样一来,哈希姆家族的人断然不可能与所有的部族为仇,对所有人实施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