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知穆罕默德传记(9/12):前同盟者的背叛

吴侯德山下的战斗经历

在接下来的一年里,麦加人组成了一支3000人的部队来进攻麦地那。先知最初的计划是穆斯林驻守麦地那,不出城迎战,伪信士头目阿卜杜拉·本·乌班耶也赞成这一计划。但是参加过白德尔战役的人们认为,安拉帮助他们抵御任何敌人,躲在城墙背后与敌人作战,是一件丢人现眼的事。


先知相信他们对圣教的热情与忠诚,同意了他们的要求,率领一支1000人的军队向吴侯德山进发,麦加人就驻扎于此。为了表示对穆斯林的不满,在半道上,阿卜杜拉·本·乌班耶撤走了属于他的军队,约占整个部队的三分之一。尽管有这些不利因素,对穆斯林而言,取得吴侯德战役的胜利应该比取得白德尔战役的胜利有更大的可能性。但令人遗憾的是一队由50人组成的弓箭射击队违背先知的命令,他们没有坚守防御敌人骑兵攻击的阵地,给敌人的骑兵可乘之机,从而导致穆斯林的溃败。当这些弓箭手看到他们的同伴们取得了胜利,便擅自离开防守的阵地,跑到战场上捡拾战利品。古莱氏人的骑兵恰好利用这个机会穿越山口,对正在兴头上的穆斯林发起了猛烈攻击。穆斯林防不胜防,被打的措手不及,先知受了伤。慌乱中有人高喊:“先知阵亡了。”后来有人认出了先知,大声呼喊道:先知还活着,要穆斯林集合在先知周围,保护先知。穆斯林们与先知一起且战且退。许多阵亡者被扔在战场上。战场上只剩下麦加人在狂呼,古莱氏人的女人们在尸首中间穿行,哀悼他们阵亡的人,毁坏阵亡的穆斯林的遗体。哈姆泽是先知的叔叔,也是他童年的朋友,在这次战斗中牺牲。艾布·素福扬的妻子、可恶的杏德,对哈姆泽怀有极大的仇恨,她公开声明,杀害哈姆泽的人会得到她的奖赏。她破开哈姆泽的胸膛,取出肝子咀嚼,以解其心头之恨。


吴侯德战役后的第二天,先知又带领剩余的人马冲向战场,古莱氏人知道先知又出现在战场上,担心他会从那里向麦加进军。这是先知的计策,这计策成功了。那些对穆斯林友好的贝都因人碰到麦加人后,告诉他们说穆斯林军队还在战场上,人数之多前所未有,人们心怀的愤怒前所未有,他们想为昨天的损失进行报复。艾布·素福扬终于起了疑心,决定撤兵回麦加。


对穆斯林的屠杀

穆斯林在吴侯德战役中遭受的失败,降低了穆斯林在阿拉伯各部落和麦地那犹太人中间建立起来的威信。原先倾向于穆斯林的部落现在转向了麦加人,此时的麦地那危机四伏。当小群穆斯林外出时,就遭到敌人的追击和谋杀。胡拜布(khubaib)是先知的特使之一,他被沙漠的阿拉伯部落俘获,卖给了古莱氏人,古莱氏人当众活活把他折磨致死。


流放白尼·奈迪尔人(bani nadhir)

尽管犹太人与穆斯林有盟约,但现在他们也毫不掩饰对穆斯林的敌视。他们四处活动,与古莱氏人、麦地那的伪信士谈判建立联盟的事宜,他们甚至策划了刺杀先知的阴谋。先知被迫对他们采取惩罚性的行动。白尼·奈迪尔(bani nadhir)人被围困在他们的堡垒里,最终投降,并逐出麦地那。


城壕战役

艾布·素福扬现在非常明白,过去针尖对麦芒的军事行动已经不中用了。要么消灭穆斯林,要么在这一斗争中永远输给穆斯林。他利用自己娴熟的外交才能,组织了一支贝都因部落联军。其中有人坚决反对穆斯林,而有人感兴趣的则是乘乱抢劫。与此同时,他派人去探麦地那犹太人的口气,能否与犹太人建立联盟。伊历5年(公元627年),他率领10000人的大军,向麦地那进发。希贾兹(阿拉伯半岛西部地区)人从未见过如此庞大的军队。麦地那人动员了3000多人的军队来迎战。


先知主持了军事会议,这一次没有人建议他出城迎敌,唯一的问题是怎样强化城防。在这紧急关头,原来的奴隶、先知忠诚的弟子、波斯人赛利曼提出建议,深挖壕沟,把各个防御点连接起来,用坚硬的岩石土强化防御点,并修筑防御性的堡垒。阿拉伯人从未听过这样绝妙的防御战术。先知立即赞成这一计划,并马上行动起来,他亲自搬运挖出的砂石。


这一工程刚刚完成,联军就出现在麦地那的地平线上。穆斯林在城壕中等待敌人的进攻。有一个消息传来,麦地那的另一支犹太部落白努·古莱兹(bani quraidhah )——过去一直坚守与穆斯林缔结的盟约——此时已经背叛了穆斯林,倒向了麦加人。麦地那腹背受敌,形式很严峻。因为先知几乎把所有的战斗力量都调到城壕,进行防御战,让一位双目失明的圣门弟子留守麦地那城池!


进攻城壕的敌人遭遇了意想不到的弓箭攻击,他们未能跨越城壕一步。他们在自己的阵地上停留了三四个星期。安拉援助信士,差遣狂风席卷了联军的帐篷,寒风夹杂着暴雨,这对联军是致命的打击。这些部落联军原想不费多大气力获得战利品,现在在凄苦的天气中,蹲在城壕外的泥泞中,看着马匹骆驼因缺少粮秣而死亡。他们来不及向艾布·素福扬告别,就匆匆离去。联军解体了。艾布·素福扬被迫离开麦地那。城壕战役结束,他的计划又一次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