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罕默德的圣位(1/3):为圣之证据

安拉给予人类生活的便利,这与人类的需求是相适 应的。随着人类需求的增加,安拉也使人类更加容易地获得生存所需要的各种东西。空气、水、阳光是人类生存必不可少的,因此人类无需劳作便可轻松的获得这一 切。从精神层面上说,人类最大的需求,就是人类本身要认识自己的造化者。因此,安拉也使人类毫无困难地认识到他的存在。证明安拉存在的证据很多,只是它们 的实质各有不同。实际上,万物本身就是造物主存在的证据。有些证据非常明显,通过它,一般的人都能“看到”万物的造化者,例如,人们观察到的生物的生与 死,就是一个明显的证据。再如,有的人能“看见”造物主所造化的数学定理、宇宙规律、胚胎的发育规律,以及依照这些规律而被造化的世界万有,这同样坚定了 他们对安拉的信仰。安拉在《古兰经》中说:

“天地的创造,昼夜的轮流,在有理智的人看来,此中有许多迹象。”(《古兰经》3190)

就 像世界万有证明安拉存在一样,人们同样需要证据来证明众先知的为圣。使者穆罕默德,与以前所有的先知和使者一样,只是他明确宣布他是安拉派遣给全人类的最 后一位使者。很自然,关于他的圣品的证据也有很多,有些证据是明显的,而有些证据则需要认真思考方能领悟。安拉在《古兰经》中指出:

“……难道你的主见证万物还不够吗?”(《古兰经》41:53)

安拉给予的证据足够我们了,我们不需要寻找别的证据。安拉的见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1.      安拉给早期的使者的启示中预言了穆罕默德为圣的情况。

2.      安拉给予先知穆罕默德许多奇迹,作为对他的支持。

伊斯兰的使命以及穆罕默德为圣的情况是怎样开始的?第一位归信他的人,怎样确信他是安拉的使者的?

第一位相信穆罕默德圣位的人是他的妻子赫蒂彻。当穆圣初次接到安拉的启示后,由于害怕而瑟瑟发抖地回到家里时,赫蒂彻安慰他说:

“以安拉的名义发誓!安拉绝不会使你受辱,因为你接续骨肉,帮助弱者,扶持穷人,款待客人,扶贫济困。”(《布哈里圣训实录》)

她从丈夫身上没有看到过任何可能招致安拉之侮辱的缺点,因为先知穆罕默德具有诚实、公正、帮助穷人的若干美德。

先知最亲密的朋友艾布·伯克尔,十分了解他的为人,艾氏与他年龄相差无几。艾氏在听到穆罕默德成为先知的第一时刻,就毫不犹豫的相信了他的圣品。他太了解穆圣了,对他来说,不需要任何证据来证明穆罕默德的为圣。

还有一个人就是阿慕尔,他听到穆圣的号召之后就立刻归信了他。他说:

“在 伊斯兰之前,我经常思考人们的信仰是否错了?因为他们崇拜没有任何价值的偶像。当我听到一个人在麦加宣传新的宗教是,我就去看他……,我问他‘你是谁?’ 他说:‘我是先知。’我又问:‘谁是先知?’他说:‘安拉派遣了我。’我又问:‘安拉派遣你干什么?’他说:‘安拉派遣我,要我接济亲戚,破除偶像崇拜, 号召人们认主独一,不要以任何物匹配安拉。’我说:‘你宣教时,你的伙伴是谁?’他说:‘一个自由人,一个奴隶。’(自由人指艾布·伯克尔,奴隶指比俩 里)。于是我说:‘我要跟随你。’”(《穆斯林圣训集》)

迪 麦德是一位来自沙漠地区的医生,专门医治精神病。在去麦加的路上,他听到麦加人议论纷纷,说穆罕默德(愿主赐福于他)疯了。他对自己的医术很有信心,自言 自语道:“如果我碰到这个人,但愿安拉借我的手医好他的病。”迪麦德遇到了穆圣后说:“穆罕默德啊,我能医治精神病,也能解除巫术。但愿安拉使他所意欲的 人痊愈。你愿意让我给你看病吗?”然而,使者穆罕默德像往常一样开始演讲:

“的确,一切赞颂和感谢属于安拉,我们赞颂安拉、祈求安拉的援助。安拉引领的人,任何人不能使他迷误,安拉意欲迷误的,谁也不能引领他正道。我见证除安拉以外,任何人或物都不应受崇拜,安拉是独一的,他没有伙伴,穆罕默德是他的仆人和使者。”

迪麦德被这优美的言辞迷住了,他要求穆圣再重复说几遍,然后说:“我听过所谓的神的话,听过巫师的言语,听过诗人的吟唱,但是从来没有听过这样优美的语言,这些话沁人心脾。伸出你的手,我要向你宣誓,我要忠于伊斯兰。”(《穆斯林圣训集》)

哲布依勒天使把第一次启示传达给穆圣后,他的妻子赫蒂彻就带他去见她的堂兄沃勒格·本·脑法尔,此人是一位精通《新约》的学者。当他俩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沃勒格以后,沃勒格肯定穆罕默德就是《圣经》中所预言的那位先知,他见证:

“这就是安拉曾降示给先知摩西(穆萨)的‘纳木斯’(指天使哲布依勒)”(《布哈里圣训实录》)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阿卜杜拉·本·赛俩目是麦地那犹太学者中的佼佼者,穆圣到达麦地那以后,他看了看穆圣的面容,惊叹道:

“我看到他的面容的一瞬间,我就知道这不是一张说谎的脸。”(《布哈里圣训集》)

穆圣周围还有很多人,他们虽然没有接受伊斯兰,但他们对穆罕默德的圣品没有丝毫的怀疑。他们拒绝信仰他是基于其他的原因。例如他的叔父艾布·塔里卜,终生保护他,也承认他的使命的真实性,只是因为出于对传统和自己社会地位的维护,他至死都不肯放弃祖先的遗教。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