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前天主教徒萨里娅·伊斯兰

我的故事开始于1979年,那一年,真主把我带到了这个世界,进入一个非常虔诚的宗教家庭。在信仰伊斯兰之前,我们属于正统的罗马天主教,信仰虔诚,积极去教堂参与教区事务。家族也一直有神父、修女和传教士(他们仍然很滑稽,但我们知道怎么应对)。我的祖父建立了当地教堂,我的家人信仰执着,我们被误导地爱着主,坚持做个好人。作为虔诚的人,我们很自豪。我们中宗教操守最好的是我妈妈,教区神父把她当做女性典范,她也是一个典型的基督教女性。她坚持读《圣经》,虔诚地实践她的信仰。

 

最初我的母亲有一些精神体验,但这些体验逐渐让她对自己的宗教产生深深的不满。她找《圣经》来解答,但这让她更加远离自己的宗教。有段时间,我们的法律顾问赶上休假,一位名叫易卜拉欣·汗的律师先生作为候补,与我父母一起工作,父母找他咨询生意上的事情。作为博学的穆斯林,他把伊斯兰介绍给我母亲,几周后她就接受了伊斯兰。那时候我13岁。

 

之后,母亲觉得她的婚姻无效了,我们的家庭必须分开。作为长女,我很困惑,也很憎恨伊斯兰拆散了我的家庭,让父亲离我们远去。我觉得这是媒体造成的,求真主饶恕我过去的这些想法。但我却非常喜欢宣礼声,这有点滑稽。我憎恨伊斯兰,觉得怎么样都不会成为穆斯林,但我非常尊重和爱我的母亲,我不理解她为什么会这样做。我很想知道什么让一个知识女性喜欢上了一个中世纪的宗教。她的答案很简洁:一页一页地读《圣经》吧。

 

于是,我的精神之旅开始了。虽然年龄小,但由于真主的怜悯和疼慈,我的理解能力很好,发现了《圣经》中的许多矛盾,《圣经》中的要求,基督教徒也很少遵守。这些发现让我觉得很不合理,感觉以前的信仰瞬间被颠覆了。《圣经》清楚地提到了未来的先知(穆罕默德),但我顽固不肯接受。尽管如此,我还是在继续研究基督教,但慢慢开始偏向比较宗教,只是我总是以各种理由不去了解伊斯兰。在这期间,母亲用《忠诚章》的音译和意译给我写信,我喜欢到了痴迷,每天都会读上好多遍,对我来说这就像是一个泰斯比哈[1]。慢慢的,仅有的经文满足不了我的好奇,我就开始了解《古兰经》,阅读经文的我完全惊呆了,这不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真理吗?我所有的疑问和困惑,它都能解答,我知道我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尽管在路途中迷失了两年,但很感恩现在终于找到。那时候,我15岁左右。

 

后来,我去孟买机场接母亲,我想让她见证我的信仰,我在机场就皈依了。事后回忆时她说,她经常祈祷真主,祈祷他赐福,让自己在无助时有大女儿的支持和帮助。真主应答了她的祈祷,真主至大。

 

那时候兄弟姐妹都还小,他们和我一起信仰了伊斯兰,因为害怕有人把三个孩子与母亲分开,我们全家就搬到了孟买,因为在喀拉拉邦是不可能有信仰实践的,孟买是唯一的选择。真主的慈悯降临,我们到了孟买,那里的穆斯林很热情地欢迎我们。我们学习阿拉伯语,完成学业,有一个美好的家庭,知感真主。

 

后来,父亲也回到了我们身边,虽然他还是天主教徒,但我们很爱他,他是我们 家庭的一部分,他也开始了解伊斯兰,对伊斯兰和我们的生活方式都很尊重,也支持我们,不干涉我们的信仰,总是保护我们,爱护我们,就像是贵先知穆罕默德 (愿主福安之)的叔叔艾布·塔里布。其他的亲戚依旧反对伊斯兰,尽管我们知道,我们本质上都是而且一直应该都是穆斯林的。我们有时候还是会收到基督教的来 信,欢迎我们回去,但我们已经不回去了。

 

我们会在假期去看望外祖父母,回到喀拉拉邦,那个我们少年时逃离的地方,现在突然觉得那面积非常大。我们坚定信仰,珍惜真主的慈悯,感谢他让我们保持胜利。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在那里建立清真寺和伊斯兰中心,银沙安拉。

今天,成为穆斯林已经十年了,但回想起来,觉得自己始终都是穆斯林。

 



脚注:

[1] 泰斯比哈意为赞美和赞扬真主。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