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前摩门教徒Diana

我成长在科罗拉多州一个温和的基督徒家庭,宗教在家里从来都不是个问题。我的父亲是一个摩门教徒,母亲是新教徒。青少年时期,我对信仰上帝的问题感到非常好奇,对上帝是否存在很疑惑,我常思考的一个问题是,如果他真的存在,那他对人又意味着什么?上高中后,我开始研读圣经和基督教的一些早期文献,虽然刚读高中,我还是注意到了圣经中的一些矛盾之处,特别是关于耶稣的天性的描述。很多时候,好像他就是主,又有些时候,他又是主的儿子,还有些时候,他又是人。但那时的我认为,存在这些差异也许是因为我不能真正理解读到的经文。在收到电子版文献后,我第一次求助于教会。我的印象非常深刻,因为他们走进宗教的方法比我看到的更为逻辑和科学。他们跟随这样的实践,比如不吃猪肉,保持耶稣一样的假期等。我也参加过服务,但由于种种原因,我没有继续下去。


读 大学时,我参加学院传道会,对圣经研究特别热心。我想真正地理解主的真理,但我并没有得到想要的,我曾以为耶稣研究会帮助我,可事与愿违。正巧那时候我遇 到一个穆斯林,我对他礼拜的动作非常好奇,于是就开始读《古兰经》。我很快意识到在伊斯兰中的一个功课是我在基督教中真正的失去了,那就是拜功。我所了解 到的拜功从来就是我想要什么,请给我什么,并感谢耶稣为了我的罪恶而死。关于对主的信仰令我惊讶,我确信伊斯兰的主和我信仰的主是同一个,但我不确信谁是 耶稣。我害怕相信他不是神的儿子,因为一生中我学到的都是这样的信条,否则那意味着永恒火狱的惩罚。


圣 经导师完成了在阿尔及利亚向穆斯林传教的工作后,我决定问他同样的问题,因为那时候我特别困惑。我问他我的穆斯林的朋友会怎样,他说会下地狱,毫无疑问。 我问他《古兰经》和圣经一样,怎么会是错误的,他说那是劝说人们不信的罪恶的手段。最后,我问他如果他读了《古兰经》,我就会问他一个特别的问题,他说, 不,我试了,但我觉得胃疼。我大吃一惊,就离开了。我非常尊重这个博学领袖,他也曾经跟穆斯林一起工作过,他对伊斯兰的认识还没有我几个月了解的多,但他 的观点没受到质疑和挑剔。他确信我的朋友会下地狱,《古兰经》就是魔鬼的手段。我突然意识到,除非他真正的研究了,否则他不可能明白,很显然,他没有。这 是我证明伊斯兰是安拉真理的大道的最大线索。知感安拉,我有过这次谈话经历。


我开始学习更多古兰经文,几个月后,大概在一年前,我念了作证言。我现在依然在学习,在努力地发现安拉的真理。我非常感激安拉引导了我。这是一个真理的宗教,经得起任何逻辑和推理的考验。正像我经常思考宗教应该那样被考验。如果应该有意义,它应该是有逻辑的。

 


这 就是我加入伊斯兰的过程,但我要说,我应该感谢在成为穆斯林前没有见过很多穆斯林,因为我在读大学时遇到的大多数穆斯林都是非常冷淡的冷漠的,他们看起来 就好像是在审判谁,对非穆斯林没有好感。如果一开始我就接触了这些人,那么,很有可能我就会远离他们,远离伊斯兰,因为它的代表——穆斯林看起来是那么的 冷酷。我认为,作为一名穆斯林,应该吸引他人来分享伊斯兰,因为那是真理的信息。美国人如果理解伊斯兰的究竟,他们会更加开放地走向它,因为它是真理。

 


同 样,我认为应该说这是我做过的最艰难的事情了。加入伊斯兰让我不服从父母,因为他们不同意我斋戒,戴盖头,在饮食上挑挑拣拣(避免哈拉目的食物)。他们认 为这都是胡说,我也努力用各种方式尝试不失去自己的家庭。我还没有开始戴盖头,但我想那会很快。我担心那样做时我会被父母否认,但我仍然渴望戴起来,因为 我渴望在安拉面前更谦逊,有一个穆斯林妇女应该有的姿态。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