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知穆罕默德传记(6/12):迁徙

迁徙年(公元6229月23日)

在此危难的时刻,先知和几位密友正在等待着安拉的命令。 一旦命令来临,他们几个也将随之加入迁徙到叶斯里布(麦地那)的队伍当中。先知的迁徙要得到安拉的许可。终于,安拉的命令来了。先知把自己的一件大衣给了阿里,嘱咐阿里盖着这件大衣睡到他的床上,以迷惑那些企图杀害他的人,让他们误认为穆罕默德还睡在床上。不管是早晨还是夜间,只要穆罕默德从屋里走出来,谋杀者们就会趁机下手。夜幕降临后,谋杀者们悄悄包围了先知的家,籍安拉显示的奇迹,先知平安地从家里出来,径直去艾布·伯克尔家。随后,他俩一起出行,到达“绍尔”山洞,躲在那里直到搜寻他们的呼喊声消失。夜间,艾布·伯克尔的儿子、女儿、牧人为他们带来食物以及外面的消息。有一次,搜查的人离他们躲藏的山洞很近,甚至他们听到了搜查者说话的声音。艾布·伯克尔担心地说:“安拉的使者啊,如果他们朝脚下看一眼,他们就会发现我们的。”先知回答:“难道两个人在一起时,安拉不是第三者吗?不要悲伤,安拉的确跟我们在一起。”  他俩在山洞里躲避了三天,此时,古莱氏人的盘查活动也暂告一段落。到了晚上,他们走出山洞,在向导的带领下,踏上了通往叶斯里布漫漫长路。


旅途漫漫,道路陌生,这几位逃亡者历经艰辛,终于到了叶斯里布郊区一个叫古巴的地方(6229月23日)。早在几个星期以前,叶斯里布的人们已经得到先知离开麦加前往叶斯里布的消息,所以每天早晨,他们跑到郊外等待先知的到来,直到太阳正午炎热难耐时才返回寻找避热的地方。有一天,他们等了很久,等得人们都疲倦了。正当炎热之时,先知和他的伙伴到达了叶斯利布。一个在外干活的犹太人看见了先知他们的到来,他大声喊叫穆斯林,说他们盼望的人已经到了。


先知在古巴村逗留了几天,在此地修建了伊斯兰历史上的第一座清真寺。先知他们离开麦加三天后,阿里步行迁徙,在古巴村赶上了先知。尊贵的先知、来自麦加的迁徙者,还有古巴的辅士,带着阿里一起到达麦地那,人们热烈欢迎他们的到来。


在麦地那的历史上,麦地那人从未见过这样充满光明的日子。先知的一位弟子艾奈斯说:“当圣人进入麦地那时,我也在场。我没有见过比先知到达麦地那时更光明、更灿烂的日子;我也没有见过比先知去世时更灰暗、更惨淡的日子。”

麦地那的每个人都希望先知住在自己的家里。有的人牵着骆驼的绳子准备把先知请到家里。先知阻止了他们,对他们说:“放开骆驼吧,因为骆驼也服从安拉命令。”


骆驼走过好几户人家,它走到楠扎尔家族(Banu Najjaar)居住的土地上,停了下来,接着又卧在那里。先知没有立即从骆驼上下来,他让骆驼站起来,继续走了一小段路,骆驼又走回原来的地方卧下了。先知这才从骆驼上下来。他对骆驼的选择非常满意,因为楠扎尔家族是他的舅舅,他也想着给他们带来荣誉。这一家族的人纷纷请先知住到他们的家。一位名叫艾布·安尤布的人迅速走上前去解下驼鞍,把驼鞍抱进自家。先知说:“人随行李。”


在麦地那,先知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修建一座清真寺。他派人请来椰枣园子的主人——两个孩子,向他们询问园子的价格。他们俩回答:“不,我们不要钱,先知啊!我们俩想着把园子作为礼物送给你。”但是先知拒绝了,照价给他俩付了钱,然后决定在这块土地上修清真寺。先知亲自参加了清真寺的修建工作。他劳动的时候,人们听见他说:“安拉啊,没有比后世更优美的。安拉啊,你饶恕辅士和迁士。”


清真寺是穆斯林崇拜安拉的地方。原来单独偷偷礼拜的人,现在可以公开礼拜了。礼拜是体现穆斯林社会特征的典型事情之一。穆斯林和伊斯兰被人驱逐、被人压迫的历史已经结束了,现在人们可以高声宣礼,呼唤人们到清真寺礼拜。高亢的宣礼声传遍千家万户,提醒着穆斯林完成安拉规定的义务,清真寺成为伊斯兰的象征。清真寺既是拜主的地方,也是穆斯林接受教育、学习真理的学校;是解决民事纷争的法庭;也是讨论行政事务的议事中心。它是一个把人们的世俗生活与宗教信仰生活紧密结合起来的圣神殿堂。就是这样一座用椰枣树干和椰枣树枝修建的清真,有条不紊地发挥着它在伊斯兰社会中一切功能。最重要的工作完成后,先知在清真寺两侧修建了家,用的也是同样的建筑材料。出于扩建的需要,他的家已纳入今日的先知清真寺里面。


迁徙结束了,这个伟大的日子就是公元62212月23日,这一天是伊斯兰纪元的开始。从这一天开始,叶斯里布有了新的名字——麦地那。这是一个光辉的名字:先知之城,简称麦地那。


这是迁徙的简单过程。先知穆罕默德从麦加迁移到麦地那。在麦加经历了13年的欺压与迫害,所取得的成功是有限的,圣神的使命尚未完成。而在麦地那的10年岁月则是成功的10年,奠定伊斯兰宏伟事业之基础的10年。成功的战斗从这里打响了。所以说先知在履行他的使命的历程中,迁徙是一个分水岭。《古兰经》已经证实了这一点。起初他只是一位宣教师,现在他成了一国之领袖,一个民族的领袖。这个国家起初很小,在10年的岁月中,它不断成长壮大,最终(在他去世后的几十年里)成了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阿拉伯伊斯兰大帝国。迁徙之前和迁徙之后,先知和他的追随者得到的指导也是不同的。麦地那所降示的《古兰经》经文和麦加那所降示的《古兰经》经文从内容、风格上也不一样。麦加所降示的经文主要是针对个人信仰问题、把先知作为警告者而启示的,而在麦地那所降示的经文主要针对日益壮大的伊斯兰社会和其政治权威、把先知作为一个法律的传达者和社会改革者而启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