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三位一体的《圣经》明文(3/4):阿拉法和俄梅戛

有人说,因为“阿拉法”和“俄梅戛”两个名称都用于神和耶稣,这就证明他们是同一个,同时还说明父和子永恒。但是,经过分析,我们看到这一概念存在几个问题。


《以赛亚书》44:6“耶和华以色列的君、以色列的救赎主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除我以外再没有真神。’”


《启示录》1:8“主神说:‘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阿拉法,俄梅戛’乃希腊字母首末二字),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


《启示录》1:11“神说:‘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1]

《启示录》22:13“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我是初,我是终。”


首先,《启示录》是一个不可靠的记录。早在公元360年的基督徒和教会长老——马吉安、罗马的该犹斯、亚历山大的狄奥尼修、伊克尼乌姆的阿姆菲劳修斯、拿先斯的贵格利、耶路撒冷的西里、老底嘉等——都有争议。[2]  启示录的记录者列出自己未知的约翰,但不可能是使徒约翰,因为《启示录》的风格是完全不同于《约翰福音》的。[3]  除了他的名字,对他知之甚少。马丁·路德批评这本书,并在《启示录》的序言中写道:

 


关 于这一本《约翰启示录》,我让大家自由坚持自己的观点。我也不会将自己的观点或判决强加于任何人的身上。我只说说我的看法。我反复地查看了这本书,发现这 既不是使徒的言辞,更不会是先知的教诲……很久以前许多的教父也拒绝了这本书……对我而言,有足够的理由对此不值得一顾:基督既没有教诲也不可知。[4]


而今,路德教会的学者们将《约翰启示录》的分歧分门别类。


第二,阿拉法和俄梅戛是希腊字母的第一个和最后一个字母。圣经学者不完全确定短语“阿拉法和俄梅戛”的意义是什么。它不可能是严格的字面意义,因为无论是God(神)还是Jesus(耶稣),都不源于希腊字母。那就好像是说神是“A”和“Z”。伦斯基总结说:“这种研究犹太人和异教徒的类似阿拉法和俄梅戛名字来源的文献是毫无意义的。任何地方都不会有人,更不必说一个具有神性的人,被称之为‘阿拉法和俄梅戛’,或称为希伯来语中的‘Aleph 和 Tau’。”[5]  显然,没有历史资料可以证明有谁被被命名为“阿拉法和俄梅戛”。 布凌格说:此短语“是希伯来语法,在古犹太经注学家们之间共同使用,指代凡事的始与末;如:‘亚当从头至尾超越法度’。”[6]最好的结论是,此短语的意思是:自始至终都要做的事情,或者整个事情。

 


第三,阿拉法和俄梅戛的概念是人类篡改神的言辞的悲惨和不幸的例子。它表明,人类是怎样为其错误的观点进行辩解的。此短语说:“神说:‘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启示录》1:11),这是在英王詹姆斯钦定版(King James Version)中的,在希腊文原版中没有。因此,阿拉法和俄梅戛短语不会在任何古代文献中发现,也没有提及,甚至不会作为一个脚注在任何现代翻译中存在!

《启示录》1:10-11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