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原天主教徒克莉丝汀(1/2)

我在1516 岁上中学时就开始学习和研究宗教。一开始我同一帮原以为是朋友的人们学习研究,但不久我发现这些人是些不成事的,他们的生活目标用一个词形容就是“低 级”。我不希望这些人对我未来的成功产生任何影响,因此我完全断绝了同他们的一切来往。由于没有朋友,我独自一人学习,起初非常困难。我只有凭借自己的所 能苦苦寻觅自己的未来。自然地,我转向了寻求上帝,但找到真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什么是真理?这是我开始寻找宗教的最初的一个问题。

 

我们家经历过多次宗教信仰的转变,全家有犹太教徒、基督教徒。而今,艾里哈目杜林俩嘿(Alhumdulilah,一切赞颂归于安拉),又有了穆斯林。


我的父亲和母亲当年结婚时,他们就决定以后由孩子们自己选择信仰什么宗教。当时,他们在天主教堂举行了婚礼,所以就选择了天主教(我们镇只有600人 归信),我和妹妹也是伴随着天主教信仰长大的。回顾我们家不同信仰间的转换过程,可以看出全家人的信仰自由程度。但我认为他们都没有真正找到信仰上的归 宿,他们只是为了达到目的而应付宗教。在经过了这些变化后,宗教信仰对我的家庭,包括对我的母亲、父亲、妹妹和我已没有那么重要了。在圣诞节和复活节期 间,教堂似乎变成了我们的家,但我总感觉到宗教与我的生活严重脱节,因为只有在每周一次赴教堂祷告时,我才感觉到宗教的存在。换句话说,我不是有意识地去 信仰上帝和依照他的教诲去生活。


我无法接受以下的一些天主教信条:

1.      向牧师忏悔:我想为什么不直接向上帝忏悔而非要通过一个凡人呢?


2.      “完美教皇”(罗马主教:罗马主教及世界上所有罗马天主教教堂的领导者):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人,又不是先知,怎么可能是完美的?


3.      崇拜圣徒:这不是同《十诫》[]  的第一诫相违背吗?甚至在14岁 后被强制性参加主日学校(星期日学校,基督教教会为了向儿童灌输宗教思想,在星期天开办儿童班对儿童进行宗教教育的学校——译者注)后,我又接受类似的教 育:“你必须有信心!”我的信仰还需他人来指示吗?!我想,信仰的基础应当是真理,合乎逻辑,这样,我才有兴趣去追寻。


我不想了解我的父母、朋友,或任何人在信仰上的真实情况,我只想了解上帝的真理。我想拥有真正独立的思想意识,因为只有它才是我的心和魂的全部。我决定,假如我一旦看到方向,将义无反顾地朝着这个方向追寻。为此,我开始阅读……

 

我决定,不再信仰基督教。这绝不是因为我与任何基督教徒的个人原因,而是我发现基督教本身存在着许多矛盾,尤其是在《圣经》当中。在阅读《圣经》时,我总是把诸多的矛盾跳越而过,但仍感到非常的麻烦。而这之前,即便我注意到了这些矛盾,也不会质疑。

 

自 从我家人信仰了犹太教后,我便开始研究犹太教。我心想,在这里或许可以找到正确的答案。大约一年后,我对犹太教已有了深入的研究。我每天都努力阅读和学习 关于犹太教的一些书籍(我仍旧知道有关保守犹太教的清规戒律)。整整两个月的时间里,我整天泡在图书馆里查阅有关犹太教的书籍。我打开犹太教网站,同犹太 人探讨《讨拉特》(即《旧约全书·律法》)和《塔木德》(即《犹太法典》)。甚至有些来自以色列的犹太朋友来拜访我。我原以为,我已经找到了我所寻觅的真 理。然而,那天我本想去犹太教堂会见拉比(犹太人的学者)正式宣誓,但我又放弃了。我确实不知道那天究竟是什么阻止了我。我刚进门,又出来了。我感到犹如 在梦境之中,我想一蹴而就,但所有的事情却步履缓慢。我知道拉比就在那里等我,但我却没有去见拉比,拉比也没有叫我。有些事情就这样蹊跷……

 

在 学习了犹太教而无果后,我想(这之后给我的父母增加了更多压力)应给予基督教更多的钻研才是。我具有曾在主日学校学习过的良好背景,然后又在原有的基础上 付出了更多的努力。什么是最美,哪儿更安全,以及我怎样去接受它的逻辑?我知道,如果我严肃地考虑基督教的话,则天主教会就难以立足。我去了我们镇的所有 基督教堂、路德教会、五旬节教会(或圣灵降临节教会)、基督后期圣徒教会(摩门教会),以及一些非正统教会。我都没有找到我想要的解答。没有一个在我看来 是好的环境。不同教派之间的矛盾和差异总是让我迷惑。我相信会有一个正确的道路,可是我怎样才能靠近这一“正确”的道路呢?至仁至慈的主难道要抛弃我吗? 我迷失了……



Footnotes:

[①] 天 主教的《十诫》条文不同于犹太教和基督教。天主教:第一诫:钦崇一天主在万有之上。第二诫:毋呼天主圣名以发虚誓。第三诫:守瞻礼之日。第四诫:孝敬父 母。第五诫:毋杀人。第六诫:毋行邪淫。第七诫:毋偷盗。第八诫:毋妄证。第九诫:毋愿他人妻。第十诫:毋贪他人财物。——译者注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