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前天主教徒琳达•菲茨杰拉德(1/4)

引言

琳达•菲茨杰拉德,现名赫迪哲,来自爱尔兰都柏林威克洛郡的女孩儿。出生在虔诚的天主教家庭。家里有9个孩子。父亲是电工。母亲是家庭主妇。


琳达从小在威克洛郡上学,后毕业于秘书学院。在都柏林工作9年。来到沙特之后信仰了伊斯兰。本文以她到圣地并走向伊斯兰为时间顺序来介绍,愿安拉赐福她。


我如何来到沙特阿拉伯


时候我在青年俱乐部,每周一和朋友们见面,然后去酒吧。有时候我会去泡吧,但大多数时候我会回家。有一次,一个晚上,我在俱乐部遇到一个女孩儿,想邀她去酒吧和她聊天,让她感受一下集体的温暖。她也很热情的与我互,介绍自己在为沙特的工作招聘做代理,把所有的情况都告诉了我。我当就被迷住了,因为我几乎没有听说过沙特阿拉伯这个国家。那晚之后我沙特越来越感兴趣,慢慢地我离开了俱乐部,开始真正想去沙特了。


那年是1993年,我申请了工作,但遗憾的是我没有拿到通知,也没多想就回家过圣诞节了。生活百无聊赖,我想有点改变。周围的朋友要么约会要么结婚,都有自己的事情做,而我却觉得非常孤单。圣诞节后不久我回到了城里,打电话找那个女孩儿,问她沙特是否有什么工作机会。她说,说了你可能不信,我刚从安全部队医院收到一个招聘秘书的工作。那是1994年3月15日。


伊斯兰的第一印象

来到沙特后,西方人告你的第一件事就是,穆斯林有多么恐怖,女性有多么悲惨,他去礼拜就要花好几个小时,还都去巴林喝酒找女人等等。这样先入为主的偏见,会让你认为那就是伊斯兰。但那不是伊斯,不幸的是,大多数西方人都这样认为。


我如何改那样的看法

对我说,我开始也很好奇。看到人们去清真寺礼拜,感叹他是多么的虔诚。我看到周围的传单,拿起一张看看时,西方朋友就会说,“不要看,他们就只想给你洗脑。”挺尴尬的,我就不再看了。之后我开始学习阿语。一个埃及老的耐心细致,真的折服了我。他与我见到的许多穆斯林不同,信仰很坚定。我跟他关系很好,工作上的麻烦总想找人倾诉。我把对穆斯林同事的所有难受和责备都归因于伊斯兰,他会很耐心地给我解释,他希望我认为那不是伊斯兰,并不是所有的穆斯林都那样。


其他时间,西方人也会告诉我说,所有的穆斯林都想要同化你,他们会试图给你洗脑,小心点,如果有人试着与你谈伊斯兰,你就当什么都没听见……但跟哈立德一起时,如果我不先提的话,他是不会提伊斯兰的,如果我错误地指责伊斯兰甚至用不相干的事情也攻击他时,他始保持平静,并耐心地为我解作答。他那样做确实是很明智的,他只是想让我知道真相,想让我知道我的表现是不公平的,是被误导的。


有一次斋月,很多沙特人工作时抱怨:“我们只能闻不能吃,你们就不能在办公室吃饭,你们要尊重我们。”对此我很不理解,他们想把自己献给主,那他们去做好了,为何还计较我桌子上有没有水杯呢?这是我的斋月日记,记录我那时候的一点感受:


“斋月来了,天哪!这个月怎么?好讨厌。你根本就不能提吃的。他都要做烈士,而且大多数人甚至都不上班。他们每天只工作6小时,然后熬夜,然后吃饭,而让我们这些人白天就觉得完全是异教徒。”


哈立德就试着为我解释,让我了解夜间的礼拜,人们会尝试更多的善功,避免恶语抱怨、诽谤中伤,如何奉献自己做更多的慈善等。他说一些西方人也会试着封斋,有些人每年都会那样做。有一天,早上我醒来,我决定我也要封斋。那天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即便是哈立德最初也不知道,但他后来也意识到了。


有一天,我去见他,他说有些东西想给我看。我发现他带了本《古兰经》,给我看了有关先知尔萨(稣)的章节,当他把《古兰经》放在我手上,就好像他给了我宝的水晶一样,我充了敬畏之情。我没有想要还给他,但我觉得自己很蠢,我怕告诉他我的真实感受时他会笑话我,于是就把《古兰经》还给了他。但我内心很焦虑,直到最终他说为何你不读《古兰经》时,我才如释重负,带回家当晚就开始了。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