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真文明(1/2):导言

伊斯兰是安拉启示给先知穆罕默德(愿主赐福于 他)的宗教,是以前所有天启宗教的延续而最终达至完美境界的宗教。因此,伊斯兰适合于任何时代、任何人。以下几方面的事实能说明伊斯兰的这一特性。首先, 世界上还没有一部经典能像《古兰经》一样被完美地保存了下来;其次,没有一个宗教能像伊斯兰一样,为所有时代、各个阶层的人提供生活的指导。伊斯兰面向全 人类,对解决人类面临的所有问题,都提供了基本的指导方向。伊斯兰已经经历了1400多年的考验,犹如最后一位先知、人类的领袖穆罕默德用它建立了一个理想社会那样,伊斯兰完全具备在任何时代和地方铸造理想社会的各种潜在的可能性。

在 没有足够的物质利益吸引的情况下,穆圣使最顽固的敌人心悦诚服地投入到伊斯兰的怀抱,这真是一个奇迹。在伊斯兰的感召和穆圣的指导下,那些曾崇拜偶像、盲 从祖先、世代为敌互争雄长的部落、践踏尊严草菅生命的野蛮民族,一跃成为了一个具有严明纪律的共同体。伊斯兰把正义作为功绩和荣誉的唯一标准,为这一民族 打开了一扇高度精神文明的窗口、让他们认识到人的尊严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伊斯兰深刻影响了他们的社会、文化、道德以及商业生活。伊斯兰建立了一套符合人类 天性的法律和原则。只要人的天性不发生变化,这些法律和原则就永远适合于任何时代、任何时代的人类。

然 而遗憾的是,西方的基督教世界没有真诚地理解和看待早期伊斯兰的成功实践,相反把伊斯兰看成了竞争对手。十字军的东侵,就是这种反伊斯兰倾向在西方迅速发 展并壮大起来的最佳见证。这期间,西方世界产生了大量歪曲和丑化伊斯兰的文学作品和所谓的学术成果。当然,也有一些以纯粹的学术研究为目的而来研究伊斯兰 的学者,这些学者勇敢、客观地评价伊斯兰,揭示所谓客观公正的东方学者对伊斯兰的指控是错误的。

这 里我们提供一些当代非穆斯林学者对伊斯兰的观点。真理本身不需要为自己进行辩护。但在西方,长久以来对伊斯兰的恶意宣传,已经搞乱了人们的思想,即使那些 以公正、客观、思想自由而著称的学者也难免不受其影响。我们希望下面引用的观点,在对伊斯兰的客观评价方面,能起到积极的作用。

1887年10月7日,在伍尔福汉普顿(Walverhamton)的教会会议上,圣公会牧师泰勒(Canon Taylor)发表了演说,阿诺德在《伊斯兰的传播》(Arnond in The Preaching of Islam)中引用了其中的一段话:

“伊斯兰取代了僧侣制,它给奴隶带来希望,它倡导人与人之间建立真诚的兄弟关系,它承认人性的基本要求。”

萨罗吉尼·奈杜(Sarojini Naidu)在马德拉斯出版的演说集《伊斯兰的理想》(The Ideals of Islam)中说:

“公正原则是伊斯兰最高理想中最精彩的一个内容。因为我在《古兰经》中看到的这一原则,是充满活力的一个生活原则。它不是什么神秘莫测的教条,而是合乎人情道德的规范,它的功用在于推动日常生活在维护整个世界和谐的前提下正常进行。”

1923年,在伦敦出版的《处在十字路口的伊斯兰》一书中,德·勒斯·奥莱利指出(De Lacy O'Leary Islam at Crossroads):

“历史已经清楚地表明,依靠武力和宝剑,狂热的穆斯林横扫世界的说法是最不真实、最荒谬的论点,是历史学家们屡犯的一个错误。”

H·R·A·吉布在《伊斯兰的趋向》一书的第379页上指出(H.A.R Gibb Whither Islam):

“别 忘了伊斯兰依然为人类的事业发挥着作用。它挺立在近东这片土地上,在种族间的相互理解与合作方面,伊斯兰有自己的非凡的传统。在处理人类纷繁复杂的种族问 题上,没有一个社会能像伊斯兰那样能如此成功地融合众多不同背景的种族,使人们得到同等的地位和机遇,以实现人类的大团结。伊斯兰依然具有调节种族和谐的 强大力量和传统。如果西方和东方实现以合,取代对抗,那么,伊斯兰是不可或缺的因素。欧洲人在处理与东方的关系时,能在伊斯兰中找到更多的解决问题的方 法。如果他们团结在一起,人类实现和平的希望必然会进一步提高。但是,欧洲如果拒绝与伊斯兰合作,必然会使双方进入军备竞赛的境地。其结果,对双方而言, 都是灾难性的。”

在这里,我们乐意引用伯纳德·肖在说的话(《真正的伊斯兰》,G. B. Shaw The Genuine Islam Vol. 1, No. 81936)):

“我 对穆罕默德的宗教评价很高,因为它有惊人的活力。只有这个宗教,深深吸引了我,在我不同的人生阶段,使我拥有了接受新思潮的空间。这一宗教吸引着不同世道 的人们。我研究了他——这个充满传奇色彩的人——我不是一个反对基督的人,但我个人认为,他应该称为人类的拯救者。我相信,如果把现代社会专政的权力赋予 他,他会成功解决现代社会的所有问题 ,给人类社会带来和平与幸福。我预言,就像今日欧洲接受他的信仰一样,未来的欧洲也会接受穆罕默德的信仰。”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