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前基督徒唐纳德·W·弗洛德(1/4)

曾以为教育给了自己美好的生活,觉得精神和物质都非常舒适。作为年轻人的我与大多数美国人一样,过着享乐主义的生活。爱音乐、节日、女孩、旅行、运动、外族食品和外语。可是时间一久,我觉得自己临近精神破产了,我的人生不应该只有这些,接下来该有点什么了。这个意识推动我用各种途径寻找真理。


精神上的不如意与美国生活有关,太多的瞬间满意与冲动习惯性交织在一起。我以为精神的满足就在于找到一个更美好的地方,于是我开始寻找它。旅行了几个地方后,我发现那些地方除了有各自特别的文化氛围之外,别无所长。即使我找到的在我看来最吸引人的文化,我还是觉得它有些缺陷。此后,我觉得我应该学习并了解不同的生活方式,而后择优实践。也许这就是我踏上寻求真理的第一步。


因无能力进行全球旅行,而自己对深奥神秘的东西又很感兴趣,于是,我就先选择阅读各种意识形态的经典书籍,很快,我明白了,任何行为只有在符合宇宙规律的前提下才能为人实现利益。大量阅读之后,我深信宇宙规则背后一定有一个重要且伟大的支配者,那就是造物主。然而,这些书中的意识形态只是一种不确定的道路而已,不需要再继续阅读了。

因朋友的建议,进行为期三个月的美国甚至到加拿大西部的野外生存,旨在寻找生命的意义。在那里我们见证了大自然的奇迹,意识到世界不可能是被错误创造的,它明显是造物主的迹象。这次旅行从另一方面强化了我对上帝的信仰。


回到家后,城市繁忙的生活让我感到痛苦,每当我感到痛苦烦恼时,我就会用冥思来寻找内心的平和。但这种安静只是暂时的,一旦停止冥想,安静和安宁就不复存在了。同样,一直冥想,也会让它成为一个任务,慢慢的我失去了兴趣。


不久后,我开始认为,真理就在于自我改善。于是就开始疯狂阅读有关动机的文章、书籍并参加各种讲座。同时也努力响应美军的商业口号“做你能做的一切”,比如,火上行走、跳伞、武术等。经过阅读和挑战,内心找到了深刻的自信,但我觉着还是没有找到真理。


于是我又开始阅读许多哲学书籍,看到了许多有趣的思想和实践,但我对那些哲学并不敢苟同。于是就把各种哲学中的优点与智慧融合,视为强调高尚道德行为的宗教。可是我觉着道德高尚很好,但不足以解答人生谜团的目的,这个目的是对人生精神性的接触。

后来,我到一个穆斯林国家工作,有了更多时间阅读和思考。在寻找真理的过程中,我得到一本讲述虔诚忏悔的书。我阅读并实践,同时对生命过往中亏欠过的人懊悔不已,泪流满面。


和身边的几个穆斯林朋友交谈时,我说美国更自由。一个朋友说,这要取决于你所谓的自由是什么,美国父母对孩子的道德教育再好,融入社会也会发现许多事情与道德背道而驰;穆斯林国家儿童接受的道德教育与社会中的是一致的,你觉着谁的自由更多呢?我突然发现,伊斯兰的指导方针和行为约束并不意味着减少自由,反而是服务于稳固人类的自由,增加人类自由的威严。


与几个穆斯林朋友用晚餐时,了解伊斯兰的机会来了。提起自己是从拉斯维加斯来中东的,一个美国穆斯林说,你必须确定自己以穆斯林的身份死去。我就向他请教这个概念。他说,作为非穆斯林死去就好比赌盘游戏中把生命、行为和信仰作为筹码全压在一个数字上,只有一次机会,希望凭借上帝的慈恩进入乐园。而作为穆斯林死去就好比把筹码放在赌盘所有的数字上,每个都会是机会。也就是说,作为穆斯林生活和死去,是你不进火狱的最好保障,同时也是对天堂的最佳投资。


作为拉斯维加斯人,我很快就明白了这个道理。此刻,我知道只有关注天启宗教,才能找到真理。于是,开始通过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继续寻找。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