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真文明(2/2):更多说明

“穆斯林民族之间不分种族的态度,是伊斯兰世界和现代社会取得的杰出的成就之一。因此,有必要宣传伊斯兰的这一美德。”

A·M·L·斯托达德引用了《伊斯兰——所有先知的宗教》第56页上的一段话(此书由巴基斯坦-卡拉奇-巴瓦尼公主基金会出版,A. M. L. Stoddard, quoted in Islam--The Religion of All Prophets P. 56, Begum Bawani Waqf, Karachi, Pakistan):

“伊 斯兰的兴起是人类历史上确是一件令人惊奇的盛事。它起源于沙漠地区,产生于被人们忽视的一个民族中间。在短短一个世纪的时间里,伊斯兰迅速传播到世界各 地。它摧毁了极盛一时的帝国,战胜了原有的各种宗教,重新塑造了许多民族的灵魂,建立了一个崭新的世界——伊斯兰世界。

“我 们越仔细研究伊斯兰的发展,我们越觉得伊斯兰是个不同寻常的宗教。而其它宗教,使用战争和强权迫使被征服的人们皈依其门下,但它们赢得胜利的过程是非常缓 慢的。例如基督教依靠康斯坦丁大帝、佛教依靠阿育王、拜火教依靠波斯王居鲁士。得到了这些强权的支持,这些宗教在社会上才取得了统治地位。也正因为这些强 权的支持,这些拥有世俗权力的帝王们,依照他们的意志,从这些宗教中挑选有利于维护他们统治的信条。但伊斯兰不是这样,它兴起于人烟稀少的沙漠,产生于一 个名不见经传的游牧部落。它没有强而有力的人物支持,物质力量又十分薄弱,同时,还有面对物质条件优厚的强敌。但是伊斯兰最后奇迹般地战胜了对手,后来人 们亲眼目睹了伊斯兰的星月旗帜,从欧洲的比利牛斯山脉一直飘扬到亚洲喜马拉雅山脉,从中亚的沙漠飘扬到中非的沙漠。”

《基督教与穆斯林的宣传的对照》一书的作者爱德华·蒙太(1890年在法国巴黎出版Edward Montet, “La Propaganda Chretienne it Adversaries Musulmans”, Paris, 1890,)引用了T·W·阿诺德的著作《伊斯兰的传播》(1913年在伦敦出版)第413-414页的一段话(T.W. Arnold in The Preaching of Islam, London, 1913, pp. 413-414)):

“无 论从词源学的角度还是从历史学的角度来看,总的来说,伊斯兰是符合理性的宗教。理性主义的定义完全适应于这一宗教体系,它建立的原则完全符合理性。在理性 的原则上,伊斯兰建立了自己的基本信仰体系。无可否认,一系列的教义和神学理论,甚至很多迷信行为——从崇拜圣徒到使用念珠以及护身符等——都已经被嫁接 到穆斯林信仰的主干上。尽管如此,从长远来看,穆斯林的待人接物,始终以先知的教诲为榜样,而《古兰经》则是基本出发点。这是伊斯兰教育的主体。穆斯林以 宏伟庄严的态度,宣告“安拉独一无二”的教义,他们对自己的信仰的坚信不移,是其他宗教难以比拟的。穆斯林始终保持宗教的纯真,以明晰的语言阐明伊斯兰信 条,这足以证明穆斯林从他们的学者的热情宣传中获得对伊斯兰的真切信念。这一切说明了穆罕默德已成功德履行了他的使命。“安拉独一无二”,这一信条如此简 洁,完全剥离了复杂的神学理论,从而使普通人易于理解它的意义。它以如此神奇的力量,成功地迈进人们的思想意识中,并在那里扎下了根。”

W·蒙特格莫瑞(Mongomery)在《今日伊斯兰和基督教》(1983年伦敦版,W. Montgomery Watt, Islam and Christianity Today, London, 1983, p.IX)一书中指出:

“我不是穆斯林,虽然我希望我是一个穆斯林,成为一个顺从安拉的人。但我深深相信《古兰经》和伊斯兰其他观点中所表达的看法:伊斯兰蕴藏着巨大的真理,我和我的西方同事要认真学习这一真理。伊斯兰作为富有生命力的宗教,它当然是一个强有力的竞争者。”

保罗·瓦罗·马丁森在其著作《向基督教徒介绍伊斯兰》(1994年,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奥古斯堡Augsburg出版,Paul Varo Martinson (editor), ISLAM, An Introduction for Christians, Augsburg, Minneapolis, 1994)第205页上指出:

“伊 斯兰是信仰纯真的宗教,这一信仰塑造了我们的邻居——穆斯林的内心世界,影响了他们的生活态度。伊斯兰的信仰总的来说源于东方,而不是源自西方的基督教。 人们认识到基督教信仰已经深深世俗化了。然而,我们只有理解穆斯林的信仰、尊重穆斯林的信仰时,我们才能公平合理的理解伊斯兰人。要知道,在信仰对话方 面,穆斯林已经成为我们的重要的伙伴。”

约翰·奥尔登·威廉斯在《伊斯兰》(1962年纽约,乔治·布里奇出版,John Alden Williams (editor), ISLAM, George Braziller, New York, 1962))一书中指出:

“伊 斯兰不只是一种宗教,伊斯兰更是一种完美的生活方式。与世界上其他宗教相比,伊斯兰对其追随者有决定性的影响。穆斯林(顺从独一安拉的人)在生活中,可以 说始终与安拉面对面,他的生活与宗教、政治、信仰不是无不相关。伊斯兰强调信士皆兄弟,他们密切合作以履行安拉的意志。在当代,伊斯兰是最有影响力的宗 教。”

约翰·L·埃斯波西托在其著作《伊斯兰——正确的道路》(1988年,纽约牛津大学出版社。John L. Esposito, ISLAM, The Straight Path,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1988)一书的第3-4页上指出:

“伊 斯兰屹立于闪米特民族之中,这是一个拥有先知的、毫不妥协的、坚持认主独一论的民族,他们坚决相信安拉的启示、安拉的众先知、道德方面的责任性以及末日的 审判。穆斯林像基督教徒和犹太教徒一样,是易卜拉欣的后裔,他们的历史都可以追溯到他那里。在历史上,伊斯兰政治与基督教和犹太教保持着非常强的关系,它 们之间既存在误解和冲突,也存在共同的利益。”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