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章
  2. 思想评论
  3. 美国前基督徒布兰登·托拉伯夫皈依故事(1/2)

美国前基督徒布兰登·托拉伯夫皈依故事(1/2)

Under category : 思想评论
1554 2014/04/03 2020/08/08

热潮

如果是个基督教徒,你会说自己和耶稣实践着同样的信仰,但这说法实牵强。在仔细学习福音之前,我就觉得强,学福音之后更觉如此。你应该知道,许多基督徒在得知福音信息与伊斯兰的系后,改变了自己的生活。“911之后,不仅英国,乃至整个欧美,基督教世界出现了很大的转变。前爱尔兰罗马天主教家庭主妇在莱斯特运作一个穆斯林项目时,荷兰一家伊斯兰中心称,新穆斯林的增加速度是以往的十倍以上。”(20021月7日《泰晤士报》)

主流媒体

西方媒体只是偶尔道全球范围内极陈旧的依伊斯兰个别信息。我强烈怀疑大多数人是否像我一样,最终有一天发现“耶稣是主”的概念竟然背离了耶的原初指,发现自己更应该关事实而不是媒体铺天盖地的地政治问题因为关注信仰的问题会为们的生活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Q经文的挑

人而言,我改变了自己的生活,因为我不能忽可信且卓越的福音章节的暗示,那是今天大多数学的非穆斯林者信任的记载最早的经文

经文成了我们说的Q文,它的每一段都可以在《新约》中找到。它们是我们能找到的最能反映耶稣实际话语的最早口述传统经文

Q经文确认伊斯

如果知道Q经文,你就了解最秀的新约学者的知识了,也就是,学界确认的些福音章节仅仅传达知,还有着历史源。这学术发学者的热讨论,而大很少涉足。

我相信Q文趋于确认伊斯描述的耶稣就是一个人的先知,所具的的神圣使命在本质上穆罕默德的使命毫无二致。

先知

有深入研Q理论尽管已存在多年。“传统”的基督教神父和神家通常对它敌意,他们认为Q的研究者迫切想减损稣的地位。事上,我们是多渴望知道耶稣究竟了什么

Q经对当代基督教来说是一巨大的挑战,不仅仅因为它强烈暗示伊斯兰中耶稣的形象在史上是正确的。经文在本质上认了伊斯中耶稣的形象是一个人先知的一事实,我认为,这并没有被当今的基督徒广泛注意到。一定是这样的,因仔细顾经文就发现耶稣实际上是在召唤们到伊斯

稣带我到伊斯兰

安拉,在不满传统基督教教义三十年后,我找到了伊斯兰。20033月我信仰了伊斯兰尽管此前阅读了大量的皈故事,但我发现在我之前还没有人因研读福音而了解古兰经的。对我意深远

11岁时候,我一心扑在福音上,完全被吸引,管那时并不是在基督家庭。很快我就得了宗教操守。

早期存在疑

少年时期我是自的经文,小时买了詹姆士钦定本,我坚持读经笔记,记首是1974年626日,因为我在那天相信耶稣是我的救世主的。

我始禁不住的想去读经文,尽管我也《诗篇》,《传道》,《箴言》等做了许笔记阅读,但我完全被四福音迷住了。虽然年少,但我觉得那候在我深爱的福音中还是有不少的疑的。

谁篡改了福

晰的记得,《路加福音》22章提到,耶稣开门徒去礼拜然后回时发现他已经睡着。我很惊讶谁在察这个过,以至于整个关的事件最被记录在《路加福音》中?四福音其他章节中包括“读这经的人需要意”在内对话,据是耶稣说的,我感觉很奇怪。有一点,新约的作者确认第一世基督徒的后代会看到救世主再次到来,一章节发现很难与现代基督教教相吻合。有关约的似疑问在我小的时候就有,我很确定那是在十五岁之前。难道有人改福音书了?如果真篡改了,是谁,什么

我“排”了自己的疑问相信自己的问题在于我还没有融入强大的基督教信仰体。

天主

十一岁时,我往东去求学,到了罗马天主教会。在院里,遇到一位美丽亲的天主女孩,她予我伟大的爱并支持我的生活,她并不是特别诚,但特别赞赏我追求信仰,支持我的信仰。我得言简赅地达初识时她的无限活力,支持与温馨,对她来说很不公平。

师交

询问学校里的牧师那是一个蔼可的师长,但我询问的福音问题让他很不乐意,他总是移话题。后来有一次,我自己在研读约翰福音,因为(我认为)是用第一人称口吻写的。他再次巴着转话题,左右而言他,只是说四福音都很重要,不能只学一部。是一次非常重要的交谈,因为我的猜被证实了。

基督还是保

得,这些不像是我的生活经历,倒像是我的依记录,我正在回忆重要事件。那位和的牧师终见证了我妻子的婚姻,婚后我们到马萨诸塞州郊区。我的研渐渐变得专业,生活更加丰富,并有了三个漂亮的孩子。我一直在阅读研究《经》。我依被《圣》的篇章吸引着,心眼,子,八福词,拜功等这些文魅力依旧,但我对《新》的构成等严肃问题更加注,尤其是与圣罗有的教。保罗从围绕耶稣实际言行构建神学理论这一事实对我说是一非常非常大的问题

1990年中,我和妻子慢慢离天主教会间接原因是一非常糟糕牧师,他很少关心社的精神需求,后来了解到他还有虐童事件。

得自己需要融入到信仰社区中,就加入了当地一非常积极的新团体——公理教会

接着我就在主日学教学,着小班和成年班。教小孩子的课程我夜备课,成年班里我试着挑某些预言,连保都没去谈。同学们很有兴趣讨论,但我感受到了阻力,就再坚持。我的妻子最终也加入教会。(现在依旧是成

,我已深受基督教神秘传统,伊斯兰苏菲和禅宗的影响,也了一些文字和感受。但教会中似乎并没有人能分享我追求信仰的情。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
安拉的使者网站It's a beautiful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