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前基督徒萨纳(1/2):孩提时的疑问

萨纳是位年轻的埃及基督教徒,长久的信仰上的迷惑和精神上的疲劳,促使她开始了一段走向真正宗教的旅程,接下来就是她的信仰故事。


和埃及大多数信仰基督教的女孩一样,我也是个盲从的基督徒。我的成长过程和大家的成长过程很相似,父母非常关心我们的信仰,周日去教堂见牧师,亲吻牧师的手,和牧师一起祈祷。师经常跟我们讲三位一体,很明确地告诉大家,如果不是基督徒,无论怎样都不会被主接受的,因为牧师说那些人是异教徒和无神论者。


们听的似懂非懂,也不是很喜欢听,一会儿就跑出去玩儿了。我喜欢跟穆斯林小伙伴一起玩。年龄小的孩子都没有意识到,牧师早已在人们心中埋下了对非基督教信仰仇恨的种子。读小学的时候,班里的同学越来越多,很多穆斯林同学品学兼优,她们把我视为姐妹,从不觉得我们与她们有什么不同。后来,我渐渐明白,尊贵的《古兰经》要求穆斯林善待无恶意的非穆斯林,他们相信,伊斯兰的美德会感染非穆斯林,或许会让他们成为穆斯林,告别无信仰的生活。因为全能的真主在《古兰经》中说:


未曾为你们的宗教而对你们作战,也未曾把你们从故乡驱逐出境者,真主并不禁止你们怜悯他们,公平待遇他们。真主确是喜爱公平者的。”(《古兰经》 60:8)


我有个闺蜜就是穆斯林,除了上基督教的宗教课之外,我们在一起玩。有时候我很想问老师:穆斯林很好相处,对人也不错,为什么根据基督教的信仰,他们会是非信士呢?但是我不敢问,我怕她会生气。后来终于忍不住还是问了,结果老师很吃惊,尽量掩饰愤怒说:你还年轻,涉世不深,不应该被小事情的表象给迷惑,穆斯林往往隐藏着不为人知的邪恶,这些只有我们大人们还知道一点的。我很不情愿地闭上嘴,也不知道她说的是偏见还是事实。


时光飞逝,闺蜜要从苏伊士搬家到开罗了。临走的那天,我们抱着哭了很久,不舍得分开,后来我们还交换了礼物。她送给我最能表达她深情的礼物,她说:“觉得最珍贵的礼物是我们友谊的象征,是我们在一起的见证。我觉得没有比这本《古兰经》更好的礼物了。”我很开心也很感激地接受了那个包装精美的礼物。回到家后,我把它藏起来,因为家人不会让自己的女儿有这本经书的。闺蜜走了之后,每当听到宣礼声,我都会趁家人不注意的时候拿出《古兰经》亲吻一下。


很久之后,我嫁给了一个在圣母玛利亚教堂的执事。我带着自己的行李给了他,当然也包括那本《古兰经》。我把它藏在丈夫看不到的地方。和其他西方妻子一样,我忠诚地和丈夫一起生活,我们有三个孩子。我在政府上班,有许多头巾的穆斯林同事,每次见到都会让我想起闺蜜。每当听到附近清真寺传来的宣礼声,我心里都很不是滋味,因我不但不是穆斯林,而且还是教堂执事的妻子。


工作不久之后,我逐渐看到了穆斯林同事的优良品德,开始思考伊斯兰究竟是怎样的。比较了看到的穆斯林,和教堂中听到的对穆斯林的描述,我逐渐怀疑起牧说过话,慢慢识到了伊斯兰的真实性。趁丈夫不在家的时候,我会收听伊斯兰电台的节目,试着为自己心中的困惑寻找答案。我谢赫穆罕默德﹒里法特和阿卜杜﹒巴斯推的《古兰经》颂读声迷住了,听到他们的颂读声,我就感觉这肯定不是人的语言,一定是神圣启示。


有一天丈夫去上班,我打开自己的小房间,手颤抖着取出我珍贵的宝藏——《古兰经》。一打开我就看到了全能真主的话:


在真主看来,尔撒(耶稣)确是象阿丹一样的。他用土创造阿丹,然后他对他说:‘有’,他就有了。(《古兰经》 3:59)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