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穆斯林丈夫

十二年前,我与我的穆斯林丈夫结婚了。我的皈依历程漫长也很波折,却充满快乐。我们结婚时,我还是个天主教徒,从没想过自己会皈依伊斯兰。

我的丈夫非常理解我,他只是让我试着读英文版的《古兰经》,我就照做了。由于那时的美国经济持续萧条,我们生活的很拮据,于是我们举家搬到了科威特。

当我从飞机上下来的那一刻,面对我的是一个充满伊斯兰气息的新世界,传统的文化,全新的思维方式,那种感觉让我莫名紧张起来,甚至有些害怕,难以形容那是一种怎样的感受。我突然有一种想法,就是赶快回到来时的飞机上,离开这个陌生的世界。

好在我的丈夫就在我的身边,寸步不离,成为我唯一的慰藉。当我觉得婆婆做的饭菜口味有点重时,我的丈夫会想办法准备合我口味的食物,像麦当劳和披萨之类的。

当我想念远在美国的家人时,他整晚都在我的身边安慰我,减轻我的孤独感。无论幸福时光还是生病的时候,那些日子里,只要我面露悲伤被他察觉,他总是在我身边给我安慰。

当他向我传达伊斯兰时,他就是我的老师,教我封斋,教我礼拜。

他是我最知心的朋友,是我孩子的父亲。在我感到疲劳时,他会给孩子换尿布,帮我做家务,从没有让我察觉到他的不耐烦,即使有时我们的宝贝会将奶水吐到他的名牌衬衣上。

不可思议的是,穆斯林男人被西方媒体丑化为极端分子,西方以为是他们强迫自己的妻子穿上长袍的。

事实上,穆斯林男女因为遵守安拉在《古兰经》中的启示和先知穆罕默德的圣行,才这样自觉约束自己的装扮的,并不是在强迫或是暴力驱使下才这样做。

安拉在《古兰经》中说:

“你对信士们说,叫他们降低视线,遮蔽下身,这对于他们是更纯洁的。真主确是彻知他们的行为的。你对信女们说,叫她们降低视线,遮蔽下身,莫露出首饰,除非自然露出的。”(24:30)

刚来科威特,我穿着一件T恤衫和一条蓝色牛仔裤。我按照自己的意愿装扮,我丈夫和他的家人从来不干涉。

但我的丈夫仍然让我读《古兰经》。他对我的温文尔雅和不断提醒,收到了良好的效果。最终,我开始学习《古兰经》,甚至渴望学到更多的伊斯兰知识。

我寻找着,审视着,终于在古兰中找回了正信。我决定成为穆斯林并为自己亲自买了第一块头巾。

我的丈夫教我所有的伊斯兰知识,教我封斋和礼拜。每当我犯错或迷茫时,他从不责怪我的怠慢。他会及时给予我指引。

当我的信仰意志薄弱时,他对我的耐心让我无法忘记。我想要了解更多的伊斯兰知识,当然那不可能是一夜之间的事,但我确实做到了,这样的奇迹居然发生在了我身上。

伊斯兰使我变得更加理智,也给我的家庭生活带来了吉庆。从此,我很少有压力或是对未来生活充满忧患。

我变得比以前更有耐心,在日常生活中,也不像从前那么慌张。通过学习古兰和圣训,我明白了生活的真谛,而且知道自己每日的善举都是为了迎接一个美好的后世。

提示:苏曼叶·蜜含女士在十一年前皈依了伊斯兰。她毕业于威里斯堡大学,并获得刑事鉴定学学士学位。她现在从事穆斯林儿童书刊工作。与丈夫和三个孩子定居在科威特。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