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前天主教徒琳达•菲茨杰拉德(4/4)

皈依之后

两周后我来到一家宣教中心。我真的很害怕,担心会说错。朋友哈立德和他的妻子带我去的,我非常感动。最终,所有人都哭红双眼,回家路上又哭了一路。

过,一切和想象中的不一样,我渐渐有了电视瘾,夜生活都是围绕着礼拜和电视。我很不开心,但懒得改变,翻开伊斯兰书籍也读不进去。医院慢慢有了我的传言,他们来找我聊天,但我很讨厌别人打探我的生活,我讨厌流言蜚语。直到有一天晚上,下班回家时,我觉得自己再也不能这样了。我讨厌看电视,讨厌没人说话,周末简直就是一个噩梦,我见不到任何人。我迷失了,很孤独。宵礼后,什么也不想做,这样的事情从没发生过,我很惶恐,一直哭了两个小时。

第二天醒来眼睛都肿了,还肿了一天。哈立德一直问我怎么了,开始我只是不想告诉他,因为我感到羞愧,即使我礼拜了,我知道得礼拜。最后我告诉了他,他消除我的顾虑,尽管这没什么不好,他说我需要的是改变生活方式,去打网球,购物和阅读。我说我需要有人聊天,那样才不会孤独。

那天回到家后,感觉真的好失落,真的不能再那样继续下去了。礼拜之后,我跪在地上,真正地祈祷主啊!请不要丢下我,请不要丢下我。”坐起来转身翻起《古兰经》,读了《竞赛富庶章》,读完后,我意识到,我必放下,放下电视和周围人的担心及闲谈,必须学着放下。慢慢的,心里的担心消失了,仿佛从背后飘走一样。第二天晨礼后,我想举起手来祈祷,以前看人做过,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明白了,我要求主襄助,成为一个更优秀的人。之后我把手放在脸上,一种美好和安宁的发麻的感觉,好久好久。我担心它会像往常一样离去,但这次没有。

近况

有天上班,计算机部的安伟尔来找我。我不认识他,但他认识我,他告诉我,拉佳清真寺主麻天有英语演讲。我想去一趟。那一周我没有看电视,只是打排球,之后就让一个信赖的司机带我去了那个清真寺

主麻天的早上,我非常紧张,最后几分钟,我感觉我不想去了。如果我去了错的清真寺,做了错的事情,怎么办。要出门时,我祈祷主引导我,让一切正常。真的,一切都变得正常了。我遇到了斯里兰卡侨民塞米尔一家,他们工作生活在沙特,他们带我去家里,对待我像家人一。求主慈悯他们,回赐他们,每一天都感谢真主,让我遇到他们。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