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章
  2. 思想评论
  3. 穆斯林世界政治体制的殖民地化遗害

穆斯林世界政治体制的殖民地化遗害

Under category : 思想评论
1507 2013/11/30 2020/05/30

《古兰经》和“圣训,数个纪以一直是穆斯林政治和道德行为的指南。先知默罕默德及门弟子用他们的生命建立了第一穆斯林公社,以此作伊斯兰家和世俗社会蓝图,就是最好的例

 

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远不止是一位使者,更是一个国家的奠基者。在先知穆罕默德和他的继任者代,所有的穆斯林都属于一个基于政合一的社共同体,在那里信仰和政治不分离。伊斯兰从阿拉伯半岛扩展至北非,从个中延伸到亚欧陆。历史上看,伊斯已经各个穆斯林国家和伊斯兰帝建立的思想基,其中包括伍麦叶王朝(661–750)、阿巴斯王朝(750–1258)、奥斯曼帝国(1281– 1924)、萨法王朝(1501–1722),以及莫卧儿王朝(1526–1857)。在每一伊斯兰国和丹王朝,伊斯始终国家的法律、政治、育、经济,以及社会制度的基础。

 

伊历11纪,伊斯世界遭受了突厥人和蒙古人的侵袭。他们并没有把伊斯兰征服,相反,为征服者他们进入了伊斯兰界,并在接下来的几世纪都信奉了伊斯兰。

 

在过去的两个世中,伊斯兰从西方中发生了转型。19纪和20纪,洲人发动军队开始殖民穆斯林世界,但他们没有像突厥人和蒙古人一样归信伊斯兰。第一次,穆斯林政治被欧洲帝——俄罗斯、荷兰、英和法国所征服。


20世纪两大主是:欧洲殖民主义和穆斯争取立。殖民主的遗时至今日依然存在。殖民主义从改变了穆斯林世界的行政地图殖民主义开始瓜分统一的穆斯林世界,绘制种不同的界,指定穆斯林家的领导。第二次世界大战,法国人在西、北非、黎巴嫩和叙亚,英人在巴勒斯坦、伊拉克、阿拉伯湾、印度次大陆、马来西亚和文莱;兰在印度尼西亚。他取代了穆斯林的教育、法律和经济制度,挑战穆斯林的信仰。殖民地官员和基督教传教士成为了洲殖民扩张和帝国义的士兵。基督被殖民主义视为凌于伊斯兰及其文化之上的宗教文化这种态度1883年至1907年任英国驻开罗法律顾问克默勋的声明中可以看到,“……作为种社制度,伊斯已经彻底失败。伊斯始终使妇女地位低下……它允奴隶制……它往往对其他宗不宽……”

 

欧洲殖民主取代了穆斯林按照伊斯法的自我治,而伊斯兰教法自从先知穆罕默德代就已存在,远远早于他的欧领主。殖民主者就是近代的十字——基督教战士,他们军事侵略随之而的还文化侵略,根除伊斯兰曾是十字军侵略的目标之一。法国人,他们战斗就是:十字对抗新月。这一次,惟一的区别,欧洲人的到来不是用骑兵和长剑,而是拥有一个由基督传教士和传教组织,如学校、医院、堂组成的特殊军队其中许至今仍残留在穆斯林国家。法查封了阿尔及利亚的阿尔及尔清真寺并将它变成了圣菲利普大堂,尖塔上着法国国旗和十字架,象征着基督教统治[1]


穆斯林世界与西方殖民统治百年的长期斗争之后,又是洲列强的独裁政权。缺乏定状,导致很多人质问,伊斯是否拥有公民社会与法制。于这问题的解答,史和政治比宗更有效应现代穆斯林家只有几十年的历史,且他们深受欧洲列强的控制,为西方利益服

 

在南亚,英国将印度次大划分印度和巴基斯坦,并将穆斯林占多数的克什米尔地区使两国各持一部分。由此造成的冲突,使得以百万计的人丧生:印度教徒和穆斯林之的民族战争东、西巴基斯坦之的内,并致孟加拉的创建,以及时至今日的克什米尔人反对印度治的冲突。在中,法国从叙亚的一部分建了现的黎巴嫩,英国在伊拉克和科威特之间划国界并创建了一个称为约旦的新政体。他同时创建了一个新的家称以色列:逐当的非犹太人,占领属于基督徒和穆斯林的土地,使之听任于外来犹太局。这样的任意立边从而滋了种族、地区,以及宗教冲突,其中包括黎巴嫩基督徒与穆斯林之的内,叙亚占黎巴嫩,因萨达姆·侯赛声称科威特土而导致的海湾战争,以及巴以冲突,这我们将会做一步的阐

 

 

二十世纪中叶,穆斯林世界纷纷离殖民统治而独立之后,始借用西方的政治和经济模型来代替伊斯兰的政治和经济制度,创不合乎社会制度的过度拥挤的城市,而导高失业、政府腐败,以及贫富差日益加大。西方化没有带来高质量的生活,反而导传统的家庭、宗教,以及社价值的衰退。许多穆斯林谴责西方的政治与经济发展模式是道德坏和精神不振的源。

 

未选举的政府,其领导人是王、军人或前军官,们统治着穆斯林世界的大部分国家。家权过分地依于安全部队、警察和军队,集、言论和媒体的自由是极其有限的。多的穆斯林国施行威权体制文化,反对公民社会和出版自由。

那些新型的穆斯林国家除了受集权统治的影响外欧洲和后来的美,与独裁政权伪造密联盟,纵容和支持他的非民主方式,以取或确保西方攫取石油和其他源。

当人自问为什穆斯林世界暴力、动荡绵不,其答案一定能在该区的殖民地化中找到,不论是在还过去。因此,任何未的成功都取决于回归到人民政议政、当家作主,所有的事物都依照伊斯来支配的社



Footnotes:

[1] 一些早期的帝国主政策是,殖民主者不仅掌管经济,而且控制宗教文化议程。例如,法国试图取代伊斯兰文化,其他措施还包括掌控伊斯兰法院抑制多穆斯林机将阿尔及尔清真寺改造成圣菲利普教堂之后,阿尔及尔大主教宣布了一项传教计划,即把穆斯林从他们原宗教出的懒惰、离婚、一夫多妻、盗窃、土地公有、狂热,甚至同相食的罪”中“拯救”。阿姆·A·吉:《穆斯林年鉴》(美国底特律:大风研究出版,1996年版),第123页;瑟·小哥德史密特:《明中东历史》,第三版(科罗拉多州博尔德:西部视出版社,1988年),第231;约·L·埃斯波西托:《伊斯威胁:神话还是现实?》,第三版,纽约:牛津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50页法瓦兹·A·格杰斯:《美国与伊斯兰政治:文化是利益冲突?》(剑桥:剑桥学出版社1999年版)。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
安拉的使者网站It's a beautiful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