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传述人的考证与评价


护圣训的另一重要方面是对圣训传述人的考与评价。即便是在穆圣时期,圣门弟子们也常常去穆圣那里确认他们从别人那里听到的圣训。关于伊玛目艾哈迈德、布哈里、穆斯林、奈萨伊等收集圣训的例子,阿扎米教授写道:

如果考证是区分正误做努力,我们可以说,它的初步阶段始于穆圣时期。但他当时只是去穆圣那里确认一下而已。我们发现这种研究源自阿里、欧拜伊··卡布、阿卜杜拉·本·阿穆、伊本·麦斯欧德的妻子宰奈布等圣门弟子。根据这些研究,可以断定,圣训研究与考证的雏形形成于穆圣时期。”[1]

显然这个让穆圣直接确认圣训的习惯以穆圣归真结束,之后四大哈里发领导的圣门弟子们习惯互相确认圣训。欧麦尔对确保正确地传播圣训要求非常严格。《穆斯林圣训实录》中可以找到艾布穆萨·阿沙力的例子。欧麦尔警告艾布穆萨,如果他传述给欧麦尔的圣训,找不到见证人的话,就会受到严厉的惩罚。对于这段圣训,阿卜杜·哈米德·逊迪格说:欧麦尔并不是真正怀疑艾布穆萨,而只是想保持圣训传播的严谨性。[2]

另外,艾布·胡莱勒、阿伊莎、欧麦尔、伊本·欧麦尔也都曾核圣训。有时候他们像欧麦尔那样通过参照核实圣训,有时候他们用时间来检验传述人,核实圣。《穆斯林圣训实录》辑录:阿伊莎听到传自阿卜杜拉·本·阿穆尔的一段圣。一年后她让仆人去阿卜杜拉·本·阿穆尔那里再次听这段圣训,确认他正确地传述。结果就像当初她听到的那样,只字未改,这样就确定这段圣训是他从穆圣那里传来的。[3]

这种对传述人的研究,引领了最独特具魅力的传述系统考证学的发展,这一学科详细讨论了数千个传述人的生平、知水平和道德水准。每个传述人都必须达到道德和学术上的要求,他传述的圣训才能被接受,二者具备,缺一不可。记忆超群,但不够诚实者,传述的圣训再重要也不接受。虔诚可靠,但学术欠佳者传述的圣训,也不被采

因此,圣学家们用多种方法来核实圣训传述人的熟练和精准。阿扎米说,有四种基本方法来核实传述人的熟练程度。[4]  他举出了例子:

1、比较同一学者的不同学生传述的圣训。比如,耶哈雅·本·玛因阅读哈马德·本·撒立马给十七个学生的书。他说以这种方式,不但能(通过与其他学者比较)发现哈马德的错误,也能(通过与其他学生比较)发现学生的错误。

2、比同一学者不同时期的陈述。比如,阿伊莎让人问阿卜杜拉一年前传述的圣训。她发现此人记忆的圣训没有改变,知道他准确地记忆着听自穆圣的圣训。

3、比较口头传述与书面记录。比如,阿卜杜拉赫曼·本·欧麦尔通过艾布·胡莱勒传述一段关于晌礼的圣训,说夏季晌礼会比其他季节晚些。艾布·祖拉赫说这段圣训不是传自艾布·胡莱勒的,而是传自艾布·赛义德的。阿卜杜拉赫曼认真记下了这件事,回到家做核对发现自己错误后,即写信给艾布·祖拉赫承认错误,烦请他告知某某人纠正这个错误。他说改正错误,安拉会给予回赐,因为害羞比火狱要好得多。[5]

4、圣训与《古兰经》比较。这一习惯始于圣门弟子。因为《古兰经》是检验圣训的首要工具。圣门弟子不会接受与《古兰经》抵触的任何圣训,当出现抵触时,他们会认为,要么圣门弟子记错了,要么他们误解了穆圣的圣训。他们知道《古兰经》和圣训都源自启示,不会互相冲突。

除了阿扎米提到的上述四方法外,还有其他方法,比如,一段圣与其他相关圣训进行比较,圣训与可知历史事件进行比较等



Footnotes:

[1] 穆斯塔法·穆罕默德·阿扎米《圣训方法论和文献研究(印第安纳波利斯,美国致信出版社,1977,48)

[2] 阿卜杜·哈米德·逊迪格译解《穆斯林圣训实录》 (拉合尔,穆罕默德·阿什拉夫,197231175‑6).

[3] 同上41405.

[4] 阿扎米《方法论》52‑58.

[5] 同上56.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