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可迎接的挑战

无力挑战的证据

当初,麦加不信仰伊斯兰的人们说,穆罕默德是《古兰经》的作者,于是,真主这样回答了他们:

“难道他们说他曾捏造它吗?不然,其实是他们不归信。叫他们作出象这样的文辞来,如果他们是说实话的!是他们从无到有被创造出来呢?还是他们自己就是创造者呢”(《古兰经》52:33-35)


首先,真主向他们发起挑战,要他们做出像《古兰经》一样的10个章节:

“难道他们说他捏造经典吗?你说:‘你们试拟作十章吧。你们应当舍真主而祈祷你们所能祈祷的,倘若你们是诚实的人。’倘若他们不答应你们,那么,你们当知道这本经是依真主的知觉而降示的,并应当知道,除他外,绝无应受崇拜的。你们是顺服的人吗?”(《古兰经》11:13-14)

 


然而,当他们不能接受挑战做出类似《古兰经》的10个章节时,真主又把这一挑战减少到1章:

“如果你们怀疑我所降示给我的仆人的经典,那么,你们试拟作一章,并舍真主而祈祷你们的见证,如果你们是诚实的。如果你们不能作──你们绝不能作──那么,你们当防备火狱,那是用人和石做燃料的,已为不信道的人们预备好了。”(《古兰经》2:23-24)

 


最后,真主肯定了凡是胆敢挑战《古兰经》的人注定失败:

“你说:‘如果人类和精灵(与人类同时存在,但人的肉眼看不见他们)联合起来创造一部像这样的《古兰经》,那么,他们即使互相帮助,也必不能创造像这样的妙文。’” (《古兰经》17:88)


伊斯兰的先知穆罕默德(愿安拉福安之)说:

“真主给每一位先知一种‘迹象’来证明其圣品的真实性,以使人们相信他。的确,真主给我的迹象就是这一启示。我希望在复生日,我有最多的追随者。”(《布哈里圣训实录》)


历 代先知所展示的奇迹,都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这对于见证了这些奇迹的当朝人是有效的。而我们先知的奇迹——《古兰经》,则是永恒的奇迹,历史上的其他先知 未曾得到这样具有永恒挑战性的奇迹。《古兰经》语言卓越、独特风格、传达信息明确、论述有力、修辞庄严,即便人类群策群力,作出无比巨大的努力,他们都无 力挑战《古兰经》最短的一章,这种情况将一直延续到复生日。那些目睹启示下降的人们,以及历代及将来归信《古兰经》的人们,都受益于《古兰经》,《古兰 经》是他们知识的源泉。正因为《古兰经》是知识的源泉,先知穆罕默德预言,在未来的岁月,追随他的穆斯林人数最多。其实穆圣说这话的时候,穆斯林人数还很 少。但是不久以后,人们成群结队地加入伊斯兰。这样,穆圣的预言实现了。

 


为什么《古兰经》是不可模仿的?

先知穆罕默德的地位

他是一个普通的人。

他是文盲,他既不会读也不会写。

当他第一次接到启示的时候,已经40岁了。直到此时,他不是一个演讲者、不是诗人、也不是文学家,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商人。在他成为先知之前,他没有写过一首诗,没有发表过一次演讲。


真主赐予了先知这样一部奇异的经典,当时没有一个阿拉伯人不承认,此经不可模仿。《古兰经》的挑战


凡是反对穆罕默德的人,《古兰经》就是一件回击挑战者的有力武器。这一武器就是:让挑战者写出与《古兰经》中任何一章相媲美的文字,同时允许挑战者与别人合作、寻求他人精神、物质的帮助。


《古兰经》为什么提出挑战?

首 先,当时的阿拉伯人在诗歌创作方面已登峰造极。诗歌是他们最高贵的装饰,最具代表性的演讲形式。阿拉伯诗歌在形成文字之前,广泛流传于口头上。诗人们同时 能创作错综复杂的诗歌,能记下数千行诗句。阿拉伯人有一种评价诗人与诗歌的复杂的机制,诗人和诗人的作品必须满足这个苛刻的标准。一年一度的诗歌比赛中, 人们选出最优秀的诗作,视其为 “偶像”,用金水写就,悬挂在天房里面的墙上,与人们崇拜的偶像放 在一起,备受敬重。最有诗才的人才有资格担任诗歌比赛的裁判。一首诗,可能会引发一场战争,一首诗,可能会维护部族和平,诗人们具有常人不具备的才能。女 性、醇酒和战争往往是他们诗歌题材。其次,先知穆罕默德的反对派,不惜任何代价,决心要否定他的使命。于是,真主就给了他们以非暴力的方式证明穆罕默德之 “谬误”的机会。

 


他们不可能挑战《古兰经》以及他们挑战《古兰经》的后果

历史已经证明,伊斯兰之前的阿拉伯人不可能写出可以向《古兰经》挑战的任何东西[1]。 诚然,他们没有去挑战《古兰经》,而是选择了暴力,选择了用武力反对穆罕默德。他们精通雄辩术,驾驭文字的能力极强,同时也曾试图挑战《古兰经》,但他们 没有能力获胜。假如他们的试图成功了,那么就可以证明《古兰经》是虚假的,传达《古兰经》的这位使者也是虚假的。但实际上,古代的阿拉伯人没有迎接这个挑 战、他们也不可能迎接这个挑战,这就强有力地证明了《古兰经》的不可模仿性。他们的情况犹如一个在井边找水喝的人,他渴死的唯一原因就是无力从井里打出水 来。


既然古代阿拉伯人没有能力挑战《古兰经》,那么这也说明以后的阿拉伯人更 不能挑战《古兰经》,因为他们缺乏阿拉伯古典文学的雄辩力。根据阿拉伯语言学家的观点,先知穆罕默德时代以前和他同时代的人,他们精通阿拉伯语言的规范、 韵律、节奏。后来的阿拉伯人不可能与那些阿拉伯古典大师们相比[2]


最后,《古兰经》的挑战是针对所有阿拉伯人与非阿拉伯人的。如果阿拉伯人不能挑战《古兰经》,那么非阿拉伯人更不能挑战《古兰经》了。由此可见,《古兰经》的不可模仿性也是针对非阿拉伯人的。


也许有人会说:《古兰经》的不可挑战性仅限于先知穆罕默德时代,并不包括以后的历史时期。


实 际上,从一开始,人们就已经向自己的后辈传达了《古兰经》不可挑战的这一重要信息,那些重视此类信息的人或寻找这样的信息的人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如果确 有挑战《古兰经》的消息广为流传、为人们所熟知的话,那么,这样的消息不可能不流传到现在。如果说为了避免争论,历史学家们有意没有记载这样的事实,那么 在这个世界上,将会有更多的穆萨(摩西)、更多的尔萨(耶稣)、更多的穆罕默德,也许有更多的所谓的经典下降给某位人们想象中的先知,这样,世人皆知《古 兰经》也就没有任何价值了。但这只是一个假设,这样的假设不可能在历史记载中找到。所以,如果有人说《古兰经》曾遭遇到挑战,但这一挑战的事件没有被记载 和流传到我们的这个时代,这完全是不符合理性思维的想象(这一观点是由汉塔布提出,此人于伊历388年去世)。


假如阿拉伯人挑战了《古兰经》,那么他们一定会向先知描述挑战的经过的。因为我们知道,挑战《古兰经》是当时阿拉伯人一致追求的、借以反驳先知穆罕默德的最佳工具。而正应为他们无力挑战《古兰经》,他们才选择了战争。


事 实上,非穆斯林没有竭尽全力去创作与《古兰经》一节经文相似的任何东西,也没有一个人严肃认真地进行这样的努力。或者他们努力了,但他们的努力没有达到预 期的效果。这充分显示了《古兰经》的不可模仿性,足以证明《古兰经》的独特,说明《古兰经》所传达的信息具有永恒的价值。《古兰经》的独特性与给人类传达 的神圣的信息,证明了伊斯兰是真理。面对这一情况,任何一个人只能面临两个选择,他们只能选其一。即要么他公开承认《古兰经》是真主的语言,同时他必须承 认穆罕默德是真主所选择的使者;要么他内心明白《古兰经》是真理,但是他选择了拒绝《古兰经》。如果一个追求真理的人诚实地追寻真理,那么他需要思考《古 兰经》的不可模仿性这个特征,以便滋养他内心深处发现的真理。这一真理就是《古兰经》所阐述的宗教。




Footnotes:

[1] 非穆斯林东方学者已经证实了这一点。任何一位优秀的阿拉伯作家从来没有写出能与《古兰经》媲美的作品。因为《古兰经》有其固有的特点,这是毫无令人惊奇的。(EH·帕尔默,《古兰经》第一部分,1900年版牛津出版社)


“将近过去了1500年,没有一个人能写出像穆罕默德带来的《古兰经》那样韵律优美自然、内容震撼人心的作品。《古兰经》本身就是一部高高耸立的文学纪念碑,是阿拉伯文学独特的杰作,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吉布,《伊斯兰——富有历史意义的一次调查》第28页,牛津大学出版社,1980年版)

 


阿 拉伯基督教徒:许多阿拉伯基督教徒用热情洋溢的语气谈论《古兰经》的风格。朗读《古兰经》或背诵的时候,人们被《古兰经》的力量所陶醉,不由自主地承认 《古兰经》的巨大感染力,使听的人专注于《古兰经》奇特句式,它的气势足以压倒我们脆弱的心灵。《古兰经》以其音乐般的语言,征服了所有的批评者,诞生了 不可模仿的信仰。在阿拉伯文学范围内,甚至在更大范围内,在诗歌和散文中,证明了《古兰经》的这一优越性,没有任何的作品能与《古兰经》相比较。(阿尔弗 雷德·吉拉尼,《伊斯兰》,1990年企鹅出版社,第74-74页)


[2] 鲁美尼(伊历386年 去世),是一位古代学者兼作家,他说:“所以,如果有人说,不去考虑后古典时代阿拉伯作家的情况,只想一想贝都因阿拉伯人挑战《古兰经》的失败,那么人们 只相信自己的论据。然而,《古兰经》是所有人的奇迹。人们可以在后古典时代阿拉伯人的作家中,可以找到出色的演讲的杰作,”人们可以这样说:“贝都因人文 学发达,他们完全掌握了阿拉伯语的语法结构,但后古典时代的阿拉伯人中间,没有一个人完全熟练掌握阿拉伯语言的结构,而贝都因人更能熟练应用阿拉伯语。既 然熟练掌握阿拉伯语的贝都因人也无力模仿《古兰经》,如果后古典时代的阿拉伯人一定要模仿《古兰经》,那么他们失败是不可避免的。”(《研究伊斯兰的源 泉》,安德鲁·里斌和伊安·拿帕特译)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