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菲亚·詹金斯 前英国天主教-新教教徒

我出生在英国中低产阶级家庭,母亲是家庭主妇,父亲在电子公司工作,现在是一名电子工程学讲师。父亲有天主教背景,母亲是新教徒背景。他们在70年代早期都曾在基督教贵格会待过,在我出生后,他们也曾是无神论者,家里决不能提宗教,自由选择,各行其是。父母决定,如果我们长大后想有宗教信仰,他们也会支持的。


从小我就信仰主,尽管没有信仰环境,但我还是觉得基督教学校的教材多少有点不太对。我不信仰耶稣或圣灵,那看起来有点假,但学校里教的说这是唯一正道,其他都是错的,让我很困惑。当你还小的时候,你就会觉得大人总是对的,因为是他们说的。但我不这么觉得,或许我更明智,坚持信仰独一的主。时候我感到很内疚,因相信的东西是错的;有时候我感觉羞愧,想尽快结束做一个异教徒的生涯。年轻时听到很多“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恐怖,特别是与塞勒曼·鲁施迪有关的负面报道,更是充斥人们的大脑,我非常害怕穆斯林。那时候,我们小学有两个穆斯林同学,他们保持自己的信仰

 


总是祈祷主给我指明正道,我总是祈祷主襄助。毫无疑问,主是存在的,慢慢的到了十一二岁,我开始意识到或许信仰独一的主不是错。那时候,我没有真正的听到伊斯兰,对伊斯兰的所有了解仅仅是把它当作视女性为尘土的暴力宗教。而学校的教育是,伊斯兰靠宝剑传播(换句话说靠暴力和武力传播),女性的服饰是奴隶的象征,穆斯林崇拜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每次看到一个穆斯林女性在曼彻斯特逛街(我所在的地方有一些穆斯林),看她们戴盖头穿袍子我就在想,你们怎么可以这样让自己受压迫呢,我真的很反感。可是他们告诉我,穆斯林信仰独一的主,有些事情是我所不知道的。

 


我也了解了犹太教、印度教和佛教,但他们表现出的都是人为的和矛盾的。有一天,突发奇想,想检验一下自己受到的教育是对是错,检验一下穆斯林是否真的信仰独一的主。我在当地图书馆看了一本书叫《伊斯兰的基本》,偷偷的翻到穆斯林女性章节,我完全被里面的内容震惊了。与我之前的了解全都相反,超出我知道到的一切。我没有怀疑我看到的,我知道那是真的,我内心深处知道,所有的祈祷都被应答了。但我仍然有不好的感觉,旧的内疚从小学时代开始爬回来,我怎么可以相信这个假的宗教?我试着找证据证明伊斯兰不是真理,但不可能,看到伊斯兰的负面消息,我明白他们在撒谎,看到伊斯兰的积极消息,我知道他们说的是真相。

 


于是,我决定必须成为穆斯林,尽管还不能接受伊斯兰,但也没有告诉任何人。我把手头上有关伊斯兰的书都读了一遍,那本图书馆《古兰经》译本我看不懂,因为是中古英语的译本。尽管如此,我并不气馁,我能有收获就已经很开心了。我知道,伊斯兰是我的新生命,我没有退路,只有前进,只有确定。经过了两年半的研究,1997年1月一次聊天室的机会,我改变了我的人生。我经常浏览的那个穆斯林网站,网友非常乐于助人,我第二次登陆的时候,就当着全世界的面念了作证言。感谢真主,让我成为了穆斯林。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