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章
  2. 思想评论
  3. 罗马天主教徒卡拉(2/3)

罗马天主教徒卡拉(2/3)

Under category : 思想评论
1279 2015/02/16 2020/06/03

圣经》是我的睡前读物,每天我会给孩子读上一段,也不管他是否能听懂。今夜求耶稣帮忙,明晚求天使,后天求圣母玛利亚,慢慢地,没有什么可以求了,我们就开始求主。儿子说,求哪个主呢?我说,他是创造你我的主,永恒的主,他是我们永远的邻居。他不吭声,想这些话的意思。我擦擦十字架,说感谢主。他看着十字架说,妈妈这个是谁。我说,这是主,他是主的儿子。他说,你刚才说主是永恒的,那他怎么死了?我还从未意识到这个问题!他问我这个主从哪来,我说从圣母玛利亚的肚子里。他说,那他之前被生出来了吗,你不是说他是永恒的吗,从未死也从未生啊?我的儿子才8岁,就问这样的问题:妈妈为何不直接向主求助呢?我很惊讶,他的问题让我感到震惊,我告诉他我也求主帮助。后来,孩子说以后会跟我在一起,他也总是提醒我要崇拜独一的主,感谢真主。


时间在推移,我也再婚了,我与新丈夫到了澳大利亚,前夫也再婚迁居到沙特阿拉伯去了。我看不到孩子了,最终我们在意大利开始了新的家庭,有了三个女儿。我每晚仍会以圣父圣子圣灵的名义进行祈祷。多年后的一个暑假,我收到一个好消息,儿子女儿要来看我了。顿时,很多记忆在脑海里浮现。多年不见,他们见到我会开心吗?我们会聊些什么呢?我祈祷主帮助。在机场我看到孩子时,我的担心全都消失了,他们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那时,儿子已经出了两张唱片,也告诉我他们不吃猪肉不喝酒,也信仰了伊斯兰。我告诉他们,我也不吃猪肉不喝酒的,从和他父亲结婚至今一直如此。至于葡萄酒,他们在家时我也是不会喝的。


我们度过了一个美好的暑假。我们之间慢慢了解彼此,认识他们的新妹妹,我们一起野餐,远足和游泳。可是,美好时光总是短暂,很快暑假就结束了,他们要返回沙特阿拉伯了。我问女儿继母怎么样,她告诉我继母对她像亲生女儿一样,我听了很开心。


之后,孩子来看了我两次。儿子在21岁的时候,来这里住了6个月。期间,我们会谈到信仰,我们会争论宗教和教义。我和儿子性格相似,但不同之处也非常明显。每当争论时我就会脾气急躁,儿子却非常冷静,我几乎疯狂。除了这个冲突之外,我相信我们可以很好的交谈,因为我们都乐于助人,心慈仁厚。儿子做事全神贯注让我非常佩服,他的道德标准和目标执着也让我非常尊重。他遇事坚定,做事有逻辑,总能找到方法解决问题。我在心里也祈祷他能信仰天主教,希望他能成为神父,做一个好的传教士。他为人正直,敬畏主,是神职人员要有的优秀品质。当我把心里话告诉他时,他微笑着说,他的妈妈可能希望他成为穆斯林,而不是天主教神父。


可是,6个月后,孩子说要去美国,最终在迈阿密定居。那年,我成为寡妇,和女儿住在家。儿子想让我去美国和他住,我带着17岁的女儿一起去了。我们很喜欢住在那里,女儿也很快适应那里。我和孩子还继续讨论信仰,谁也不放弃自己的立场。有时候,我们会谈三位一体,我找不到答案反驳他时就会一走了之。我非常生气,因为我觉得那是在攻击我的信仰。


我说,为什么你不能像其他穆斯林那样接纳我,也不会让我信仰伊斯兰。他说,我不是其他人,我爱你,我是你儿子,我想和你一起进天堂。我告诉他我会进天堂的,我为人行善,不撒谎不欺骗。儿子说,“这些是基本的,但《古兰经》中说过多次,真主不会宽恕多神教徒,唯一不被饶恕的罪恶就是以物配主,但他会饶恕他所意欲的人。”他希望我能阅读书籍了解和信仰伊斯兰,给了很多能打开我心灵的书。但我觉得我生下来是天主教徒,死也得是天主教徒。


接下来的十年,我和儿子一家生活在一起。尽管我也想念沙特阿拉伯的女儿,但签证不好办。儿子开玩笑说,如果我信仰了伊斯兰,就可以很容易拿到副朝签证。我坚决地告诉他,我不是穆斯林。经过几番周折和努力之后,我拿到了沙特的访问签证去看望女儿。那时候,她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在离开之前,我和儿子紧紧地拥抱,他说他非常爱我,很想和我一起在天堂享受天伦之乐。他说自己现在拥有了想要的一切,只是母亲还不是穆斯林。他告诉我,他每天都祈祷全能的真主改变我的心,让我接受伊斯兰。我说,我不会信仰伊斯兰的。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
安拉的使者网站It's a beautiful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