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历史方法论与圣训方法论之比较(1/5):西方历史方法论

数百年来,穆斯林学者与非穆斯林学者讨论较多的主题之一就是圣训研究。穆斯林学者与非穆斯林学者们对圣训的收集、圣训的地位、圣训的可靠性等,分别持不同意见。事实究竟怎样,今天我们就以圣训方法论与现代西方历史方法论的考证方法为研究起点,来揭开真相。我们先讨论现代历史方法论对史料的鉴别与考证的原则,然后再讨论圣训学用来鉴别和考证史料的原则,最后对两者做一比较。


现代西方历史方法论

对于历史事件,我们可以通过当代人对它的认识和看法来了解(卢斯20)[1]。日常生活中,人们接受事件目击者的消息,认为它会正确地传播。在法庭上,通过目击者的证词,就可以消除怀疑,确立真相(卢斯22)。历史学家认为,“充分可靠的证词是对历史事件无懈可击的,无可辩驳的认识的源泉”(卢斯20)。历史认识源自当代事件的可靠证词(卢斯18)。因此,历史方法论的目的,就是为了确定保留至今的各种证词,是否可以被认为是可靠证据(卢斯18)。


有关某历史事件的(书,卷轴,残缺陶片,相片,录音和口头传述等)直接或间接来源收集到手时,历史学家必须根据各种考证方法来评估它们。这些历史资料或见证者,提供了重要的信息与证词。考证分为外部和内部两种。外部考证的角色是确定历史资料的真实性和完整性,确保没有虚假证词,没有任何讹传。内部考证的角色是确定证词的真正涵义和见证者的可信度(卢斯23)。而考证的最终目的是揭示真相,揭穿假象(马威克196)[2]


外部考证

外部考证研究资料来源,而内部考证研究资料内容。历史学家需要搜集到所有可能相关资料的来源,甚至把现有资料复原(卢斯23)。这样做的目的就是确保来源的真实性,进而肯定证词的确是归于所属人,所属时间和所属事件。搜集到所有可能相关资料的来源,对确保资料的完整性非常有必要,它能证明资料至今有无讹传,如有讹传,错在哪。

 


要确定证词的真实性,外部考证要有很多工作要做。(1)确定资料的来源和发掘地(马威克222)。比如,也门出土埃及陶瓷,此事意义重大,暗示两国曾有贸易往来。(2) 知道资料的日期,确定与研究主题日期的接近程度(马威克222)。(3) 确定与其他重要日期的关系等。所有与资料来源有关的信息都会为日后的内部考证提供方便。


值得说明的是,历史学家要区分资料的出处与真实性,即便“确认作者是确定真实性的第一步” (卢斯47)。有些早期文献,虽然只用笔名,但只要确定时间和地点,即便匿名也有可能是可靠的。但特殊情况下,为了确保真实性,还是要确定作者。


确定真实性之后,就要确定历史资料的完整性了。也就是说,必须确保历史学家手中的资料和证词无讹传。这样证词的论据才算确立(卢斯62)。如果证词发生变化,就必须找出错误,保留真实。尽管会出现有意无意的增删,但要确定资料或证词至少是完整的。必须指出的是,因疏忽造成讹传的情况非常普遍,此点要特别注意,否则会导致许多的误解(卢斯62)。至此,外部考证的工作完成,历史学家可以开始内部考证了。



Footnotes:

[1] 威廉·卢斯《历史:方法论与阐释》芝加哥Loyola UP,1958.

[2] 亚瑟·马威克《历史本质》3版,伦敦,麦克米伦,1989.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