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捷克无神论者拉德科(2/2):一颗封闭的种子变得强大起来

2001年9月,我结识了一位名叫易卜拉欣的伊拉克年轻人,我们很快攀谈起来。他告诉我他是穆斯林,而我回应说我是基督徒,我曾担心我的基督教的身份会带来一些尴尬,但是我错了,我很庆幸我是错的。当时我还没有要成为穆斯林的兴趣,他也没有试着劝我皈依伊斯兰。


尽管我认为穆斯林是外来群体,但我还是有很浓厚的兴趣学习伊斯兰,也许这是一个学习伊斯兰的好机会。我发现我面前就有一个可以给我教授更多伊斯兰知识的人,所以我鼓起勇气向他请教,这是我第一次正面接触伊斯兰,也是我走向伊斯兰的第一步。一段时间以后,我们分开了,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但信仰的种子已经扎根在我的内心深处。


我记得有一次,我读到一篇有关对穆罕默德·阿里·士哈威(一位捷克穆斯林老人)的采访报道,于是我迫不及待地找到了他的地址想给他写一封信。但9.11事件的发生致使政治局面很不稳定,我考虑到,在这个时间跟他联系可能有些不妥,所以,我没有斗胆去写信,但发现自己却好像活在一个死胡同里了。


大约两个月后,我鼓起勇气给士哈威先生写了一封长信,不久,他给我回信了,并给我递来了一包伊斯兰书籍和宣传册。在信中他告诉我,他已经告示了在布拉格的伊斯兰基金会,并让他们给我送一本古兰经译本。这可以说是我的起点。我逐渐地明白了伊斯兰不仅不是好战主义,而且是一个提倡和平的宗教。我的问题已有了完美的答案。


由于种种原因我没有去拜访士哈威先生,三年后的一天我下定了决心去拜访他。他给我讲解不同的问题时非常有耐心,还建议我去参观布尔诺清真寺(捷克共和国)。当我去布尔诺清真寺时,我担心人们会把我当作教外人给我难堪,但让我十分惊讶的是事情跟我想的恰恰相反,我在清真寺里认识了克和劳,他俩是第一个帮助我的人,当然还有热情欢迎我的其他人。


我开始着手钻研伊斯兰各方面的课题。我发现伊斯兰是多么的清晰可见,多么的逻辑精密。慢慢地我也学会了礼拜并能完整地用阿拉伯语从头至尾做下来,我改掉了我的一些不符合伊斯兰宗旨的坏习惯,我曾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赌徒,我与自己的赌欲艰难地搏斗了很久,在真主的相助下我在这次斗争中获胜了。


如果说我对伊斯兰的兴趣有所质疑,或能否作为一个穆斯林去生活,我现在就已经知道我对伊斯兰的兴趣是永无止境的,我认为自己就是穆斯林中的一员。也许这看起来过于简单,但真主又一次的援助我战胜了内心的种种欲望。在我决心皈依伊斯兰之前我慎重的考虑过,其实,在从2003年到2004年末,我无法彻底地确定我能否驾驭这一切,但最终我意已决,我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年轻人了。


这就是我为什么作为一名穆斯林而感到幸福的原因,我觉得现在的我很自由,尽管我身上还有一些缺点,但我试着去改正,我相信真主会相助我。现在,请倾听我想告诉你,而且我必须要告诉你的一句话:我在内心深处坚信并用言语作证:我作证除安拉外绝无应受崇拜的,我又作证穆罕默德是他的使者。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